? 第八百六十一章 岳飞“挂帅”-北宋小厨师 开元棋牌贴吧_开元棋牌全是输_开元网络棋牌

北宋小厨师

第八百六十一章 岳飞“挂帅”

第八百六十一章 岳飞“挂帅”2017-11-10 21:30:37Ctrl+D 收藏本站

????“进还是不进呢?唉---!我若进岂不是羊入虎口,想当年,这贱人刚一回京,我就急着用百八十条狗来招待他,这倒也算了,而后我又仗着自己身手高人一等,用扫帚海扁他,这这这都算了,最最最重要的是,我帮助他爹地坐上了原本极可能属于他的太宰职位,弄得他还做了皇帝的枪手,挤童贯下位,当上了枢密使。哇!这样算下来,得多大的仇呀,我若是他,非得叫这人蹲下来学狗叫,低下头给自己擦皮鞋,让天下最丑的男人日日爆菊,直到他摇摇欲坠为止。”

????李奇蹲在英国公府邸边上的一个角落里,一个劲的猛抓头,嘴里嘀嘀咕咕的,越说越愁,都快把头皮给抓破了,让他来求蔡攸,真是太难为他了。

????斜靠着墙上的马桥,望着李奇这副德行,都为他感到愁闷,道:“步帅,我们都在这里蹲了半个时辰了,到底是进还是不进啊!”

????李奇抬起头,仰视着马桥,郁闷道:“马桥,你有所不知呀,若我进到这扇门内,那便是九死一生,哪怕我走运,一成的生存几率都被我捡到了,恐怕一世英名也尽丧于此。”

????马桥道:“既然如此,那便不去呀。”

????“不去?”

????李奇摇摇头道:“那可不行。”

????“为何不行?”

????对哦,为何不行?我还不就是想借机训练下禁军,另外,还有我清照姐姐。对,禁军什么的,都给我一边去,单凭清照姐姐,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我也得去。

????想到此处,李奇的目光透着一丝从未有过的坚定。霍然起身,一招手道:“进攻!”

????“进攻?”

????“就是走的意思啊!”

????李奇白了马桥一眼,可还未走两步,忽听有人喊道:“卖梨,卖梨。”转头一看,只见一大叔挑这一担子从旁经过。

????“等下!”

????李奇忽然停了下来,道:“马桥。你发现咱们是不是少什么东西?”

????马桥打量了下自己,又打量了下李奇,摇头道:“咱们四肢健全,脑袋也在,没有少呀?”

????这个白痴,真是无可救药了。李奇一翻白眼。道:“我说的是忘带了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

????“当然是礼物呀!操!上门求人,连份礼物都不带,若是你,你会答应么。真是的,这点人情世故都不懂,幸好我想到了,不然待会那厮见我上门连份礼物都没有。估计不等我开口,就将我们扫地出门了。”

????李奇朝着那卖梨大叔一招手,道:“卖梨的,先等一等。”

????那大叔赶紧走了过来,似乎不认识李奇,又见李奇身着官服,躬身问道:“大人,你要卖梨么?”

????李奇道:“你这不是废话么。我不找你买梨,难道找你喝酒打屁呀。把梨子连同担子一块留下,马桥,付钱。”

????马桥哦了一声,伸手从怀里一掏,果断的拿出两个铜板来。

????李奇惊讶瞪大双眼,道:“该死的。你不会只带了这么点钱吧?喝茶也不够呀。”

????马桥道:“刚好可以喝碗茶。步帅,你没带钱呀?”

????看来我还得找个秘书才行啊!李奇努力的生呼吸两口气,又搓了搓额头,怒吼道:“没有!”

????都说笑贫不笑娼。这话还真没错。那大叔见这两个大男人还没他钱多,目光变得有些怪异了。

????啥眼神?不会是以为我付不起这钱,想吃霸王梨吧?真是岂有此理。李奇左顾右盼,忽然瞧见不远处有个脚店,忙道:“马桥,你快去把那脚店的东主给我唤来。”

????马桥应了一声,飞快走了过去,不一会儿,就见他从脚店走了出来,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位三十岁左右的胖子。

????那胖子见到李奇,挺着大肚子飞快的跑了过来,行礼道:“小人见过李师傅。”一般商人都习惯叫李奇李师傅了。

????“你是---?”

????“小人乃是那脚店的东主,姓黄,其实小店也是贵店的连锁店。”

????“哦,原来是黄掌柜,久仰,久仰。”

????“不敢,不敢,不知李师傅唤小人前来,有何吩咐?”

????李奇略显尴尬道:“是这样的,我今日忘了带钱---。”说着他又指了指那卖梨的大叔。

????这黄的立刻心领神会,朝着那卖梨的就道:“你这汉子真是好生不开眼,这位乃堂堂的金刀厨王---。”

????还说,你丫是怕我还不够丢脸吧。李奇不等他说完,就道:“这等话就别说,我赶时间,你先提我垫着,待会自个上醉仙居去取。”

????“是是是。”

????那姓黄的连忙点头称是。

????李奇又朝着那大叔道:“你把担子留下,给这位掌柜去取钱吧。”

????那大叔如今可算是知道李奇的身份了,哪里还敢说半句话,吓得是直点头,随后便与那黄掌柜朝着店里走去,隐隐还能听见那姓黄的在数落他好生不懂事。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呀!李奇苦叹一声,朝着马桥道:“挑上吧?”

????马桥惊讶的自己的鼻子道:“我挑?”

????李奇眨了眨眼睛道:“这你就你我二人,不你挑,难道要我挑?”

????马桥想想也是,可不能让东主挑担子,他个保镖在边上闲着吧,无奈之下,只能挑上担子,但是,为了体现他的高手风范,他双手抱胸,仅仅依靠肩膀便挑了起来,而且走起路来,是四平八稳,那担子好像就是镶在他身上一般。

????李奇笑呵呵道:“马桥,想不到你挺有这方面的天赋呀,以后若被我辞退了,大可以一试呀。”

????马桥轻哼一声,头一昂,表示不屑。

????李奇早已经习惯了,与马桥来到英国公府门前,用力的敲了敲门。

????咚咚咚!

????过了好一会儿,大门才从里面打开来,只见一个门童睡眼惺忪探出半个头来。看来李奇的到来,打扰到了他的午觉,问道:“请问你们是?”

????李奇一脸和善道:“我乃经济使,有要事要找英国公商谈。”

????那门童一听经济使,猛然睁开眼来,上下打量了下李奇。

????唉!看来这蔡攸在府中没少惦记着毁我。李奇挺直腰板道:“看够了没有。”

????“够了,够了。”

????那门童下意识的点头应了两声。随即醒悟过来,道:“大人请稍后,小人现在就去通报。”言罢,他立刻将门关上。

????搞什么?我好歹也是一个三品大员呀,难道不是先请我去客厅坐着吗?李奇这火腾地一下就冒了上来,双手叉腰。喘着大气,道:“马桥,马桥,瞧见没有,瞧见没有,有什么素质的主人,就有什么素质的仆人。真是岂有此理。”

????马桥皱眉道:“步帅,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与你也是主仆的关系,可是---。”

????他虽欲言又止,但李奇可听了个明白,道:“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你倒是继续说下去呀。”

????马桥知道此时的李奇就是一个定时炸弹。谁碰谁死,讪讪道:“我只是想说,我会带钱在身上,虽然不多。”

????不得不说,这厮还真是不会哄人呀。

????李奇是火冒三丈呀,指着马桥,半天说不出话来。隔了老半响,才道:“若非看在这一担梨的情面上,我非得让你试试我的打狗棒法。”

????马桥点头不语了,他也知道。他如今说什么都是错。

????过了一会儿,李奇见这门是一点动静都没有,郁闷道:“这厮的府邸没有这么大吧,通报一声,要恁地之久。”

????又过了好半响,大门终于再次打开了,这次出来的是一位院公打扮的男人,贼眉鼠眼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善茬。

????“让经济使久等了,真是抱歉,抱歉。”

????这院公一出来,便向李奇拱手道。

????李奇如今也懒得和他计较那么多了,道:“无妨,无妨,英国政务繁忙,我能够理解,现在可以进去了吧。”

????那院公摆摆手笑道:“抱歉,目前还不能,我家主人正在升坛做法,不便接客。”

????“啥?升坛做法?”

????李奇惊讶道:“英国公还有这本事?”

????那院公点头道:“主人他蒙上天垂怜,窥破天道,这升坛做法自然是不再话下。”

????“哇!有没有这么厉害呀。”

????李奇表示极度的怀疑,又道:“那不知道英国公因何升坛做法?这法又要做多久?”

????那院公道:“哦,我家主人正在为物伸冤。”

????“为物伸冤?为人伸冤我倒是听得多了,为物伸冤倒还是头一次听到。”一旁的马桥忍不住说道。

????他一说,李奇登时反应了过来,心中泛起一丝冷笑,伸出左手,掐指一算,煞有其事的说道:“说到这道法,我倒也略知一二,上能算你老母何时归天,下能算你儿子哪时夭折。如果我没有算错的话,英国公他正在为一件名叫交子的事物做法伸冤,不知我可有算错?”

????马桥一听,险些笑出声来,这个步帅骂人还真不带脏字的。

????那院公眼中先是闪过一抹惊讶,但立刻就反应过来,面色黑了下来,淡淡道:“经济使果然是料事如神,小人佩服佩服,不过我家主人说了,他这场法事,至少还得做两三个时辰,还请经济使两三个时辰再来。”

????你娘的做个屁的法,摆明就是故意刁难我,可是他如何知道我是有事求他,敢肆无忌惮的讽刺我。对了,我与他进水不犯河水,换做是他突然上门找我,我也能够料到他定是有求于我。哼!很好,原本老子还没有想到如何忽悠你,这下老子倒是想到法子了,真是太TM感谢了。

????这一气之下,李奇心中妙计横生,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英国公了,不过,你帮我传句话给英国公。就说,李奇此行,本为献功而来,惜哉,天机相撞。时运不对,呜呼!李奇只好无功而返,不,应该说揣功而返,他日若李奇包揽大功,还望英国公见谅,此乃天意也。非人力所及。告辞!”

????他说完掉头就走,马桥还愣了下,随即才追了上去,小声道:“步帅,咱们就这么走呢?”

????李奇摇头晃脑道:“此时的走,只为片刻后的来。你看看那院公进去没有,偷偷的看,莫要让人发现了。”

????马桥点了下头,目光偷偷往后面一瞥,见门前无一人,忙道:“步帅,那院公进去了。”随即又嘀咕一声。“走的倒是挺快的吗。”

????狗腿子能不快么?李奇立刻轻出一口气,急忙道:“走慢点,走慢点。”说着他一脚迈出,至少得在空中停上个三四秒钟。

????马桥呆呆的望着李奇这诡异的步伐,心想,这未免也太慢了点吧?但是没有办法,谁叫他跟了一个神经兮兮的老大,只能慢慢的跟在边上。无聊之际,还顺便拿了个梨,用袖子擦了檫,大口了吃了起来。

????半响。李奇小声道:“马桥,你先别吃了,看看后面有没有人追来?”

????马桥哦了一声,下意识的转头一看。道:“没有。”

????“奇怪?难道我又高估了那厮的智商?还是我们走的太快了,对方跟不上来。”

????“咳咳咳!”

????马桥被这话呛得一阵巨咳,差点没有噎死,道:“步帅。咱们这还算快呀,走了这么久,都还能看到英国公府的大门了。”

????“是吗?”

????李奇转头一看,正好见到远处的大门打开来,赶紧回过头来,道:“快点走。”说着他立刻加快了步伐。

????这是干什么呀?马桥根本就看不懂,这忽快忽慢,让他这个高手中的高手也是叫苦不迭啊!

????“经济使请留步,请留步。”

????片刻,就听见后面有人喊道。

????李奇忙道:“别回头看,继续走。”

????二人越走越快,但是后面的叫喊声却是越来越近,片刻功夫,那叫喊声仿佛已经近在咫尺了。李奇这才转过身来,只见那院公追的是满头大汗,故作诧异道:“咦?方才是你叫我么?”

????那院公心里暗骂,我嗓子都叫冒烟了,你还道是我在叫你吗?真是岂有此理。但嘴上却道:“正是,正是,我家主人已经做法完了,现在请经济使前厅相见。”

????李奇哦了一声,道:“不对呀,你前面不是说这做法至少也得两三个时辰么?”

????那院公讪讪道:“是---是我听错了,抱歉,抱歉。”

????李奇道:“瞧你年纪不大,竟然已经衰老到这种地步了,连话都听不清了,啧啧,劝你还是早点嘱咐好后事,以免到时一不留神,嘎嘣一下,你懂得。”

????那院公听得浑身都在颤抖了,但对面站着的可是李奇,他哪敢发作,有气也得往肚子里吞啊!点头道:“大人说的是,说的是,大人请吧。”

????李奇一笑,指着那担子梨道:“这本是我拿去喂猪的,如今与你一见如故,就送给你吧。”心里却想,来这里还要送礼?李奇,你丫是疯了吧。就那厮,给一分阳光,不得当自己能够阳光普照了。

????马桥可不管这么多,一手卸下担子来,给那院公递了过去。那院公犹豫片刻,最终还是接了过来。

????李奇哈哈一笑,大步朝着英国公府走去。

????刚一进大门,那院公立刻见那一担子梨随手交给了看门的门童,随即将李奇请到了前厅。

????来到厅前,只见蔡攸果真身着道袍坐在椅子上品着茶,李奇不待那院公通报,就快步走了进去,拱手道:“李奇冒昧造访,打扰了英国公做法,恕罪,恕罪。”

????蔡攸眼皮稍稍一抬,淡淡道:“原来是经济使呀,真是稀客,稀客。不过要说恕罪应该是我,经济使第一次来,没让百八十只狗来迎接经济使,真是罪过,罪过呀!”

????好家伙,骂人倒是颇具我的风范呀。李奇呵呵笑道:“岂敢,岂敢。”说着他便自顾坐了下来,朝着旁边伺候的女婢笑眯眯道:“小妹妹,快点斟茶呀。”

????那女婢听得耳根一红,又瞥了眼蔡攸,等到蔡攸点头了,她才给李奇倒上一杯茶水。

????这个泼皮无赖,全把这里当自己家了。蔡攸暗骂一句,微微笑道:“不知经济使突然造访。有何要事要与蔡某商量?”

????李奇喝了一大口茶水,拱手道:“在下今日前来,实则是来向英国公道喜的。”

????蔡攸疑惑道:“这喜从何来?经济使不会是在提醒蔡某要向你道喜吧?钱都飞到你商务局去了。”

????啧啧,此人真是小人中的极品呀!李奇呵呵“我可没那么小心眼?”

????蔡攸皱眉道:“你莫不是说我说小心眼?”

????“不敢,不敢。”李奇呵呵一笑,道:“我敢保证,待英国公听完我待会说完的话。一定会设宴答谢我。”

????设宴答谢?馒头我都不会给你一个。蔡攸不露声色道:“是吗?那我倒愿闻其详。”

????李奇道:“战功!”

????“战功?”

????李奇笑眯眯道:“众所周知,自我朝开国以来,枢密院的权力减少了许多,若想立功,唯有战功。可是英国公上任枢密使以来,四周太平。无功可立,想必英国公一定会感到十分的寂寞。”

????蔡攸眼中精芒一闪,倒还别说,李奇这番话正中他下怀,想当初童贯在任时,打完西夏,打完方腊。打完方腊,又出兵征辽,战功赫赫呀,纵使已经离开了枢密院,但是其地位无可动摇,而他上任以后,本来西夏挑衅是一个机会,可是天不作美。阴差阳错给李奇撞上了,功劳也给李奇抢走了,气的他是几晚没有睡着。这无仗可打,让他感觉自己都快被人遗忘了,如今他想立功,都快想疯了,要不然。方才也不会急着让人把李奇给追回来了。

????但是这话可不能这么说,毕竟你不能说,你想打仗,你想别人造反。又或者什么他国来犯,那你可就完了。道:“经济使这是哪的话,天下太平,乃是我大宋之福,我高兴还来不及了,怎又会觉得寂寞。”

????操!你这也太虚伪了吧。李奇笑道:“是是是,算我说错话了。但是,有些时候,天不遂人愿,有些叛逆贼子,偏生欲蚍蜉撼大树,不自量力,自寻死路。”

????蔡攸哦了一声,道:“何人敢如此?”

????李奇正色道:“登州兵变。”

????“什么?”

????蔡攸霍然起身,道:“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

????蔡攸微一沉吟,随即坐了下来,笑呵呵道:“经济使不会是在故意拿我开心吧,登州兵变,此等大事,朝廷怎会连一点风声都没有收到。”

????李奇也不给他来虚的,道:“事情发生在不久前,至于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人送信来,其中缘由,相信英国公比我要清楚吧。”

????蔡攸可是老油条了,这种事他也干过,怎会不知,道:“那你又是从何得知?”

????李奇如实道:“是莱州知府赵明诚之妻送信与我,登州已沦陷,莱州岌岌可危,她与我有些交情,希望我能上奏朝廷派兵去救。英国公信也好,不信也罢,相信莱州发来的告急,即日便到,到时英国公便知我说的是真是假。”

????蔡攸瞧他不想是在说谎话,况且此等大事,他也不敢乱来,心中狂喜不已,但脸上兀自是波澜不惊,道:“可是那东京第一才女,李清照。”

????“正是。”

????蔡攸笑道:“她若要求救,也是求朝廷,为何要来求你?”

????李奇道:“朝中有人好办事吗。”

????蔡攸极其暧昧道:“看来经济使与这第一才女的关系倒也不浅呀,可是据我所知,那李清照的年龄可也不小了,而且还是有妇之夫呀。”

????李奇听得心中暗怒,道:“这与英国公有关系吗?”

????蔡攸呵呵道:“我就随便问问而已。既然有叛乱,我枢密院责无旁贷,经济使上门告知,想必不仅仅如此吧?”

????李奇道:“此乃英国公出任枢密使以来,首次调兵遣将,我以为一定得胜,而且得大胜,摧枯拉朽般的消灭叛贼,打出英国公的威望,以来威震四方。”

????自打他在后世跟他岳父学做生意之后,就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在字典中唯有一词,可以视为废话,那就是“哀求”。有道是求人不如求己。任何一个人不凭你的一滴眼泪而改变自己初衷,唯有足够的利益,才能使人动心,所以,他很少去求人,他更加喜欢的是平等兑换,这就好像天平一样。若是你想天平往某一方倾斜,那你就必须不断的添加砝码,此才是正道也。

????蔡攸喝了一口茶水,道:“继续说下去。”

????李奇又道:“但是英国公一人可打不赢,必须得有良将辅助,在下倒是愿意为英国公冲锋陷阵。效犬马之劳。”

????蔡攸双眼微合,道:“经济使莫不是希望枢密院举荐你领兵出征。”

????“正是。”李奇小道。于公,他希望在训练禁军的同时,自己也能得到一笔宝贵的经验,已被他日之需;于私,我还是不太放行李清照,毕竟战乱使一切变得扑朔迷离。任何事都有可能发生。

????蔡攸与李奇知根知底,根本无需隐藏自己的意思,笑道:“你以为这有可能吗?”

????李奇道:“为何不可能?”

????蔡攸冷笑道:“没有为何,只要我在这位子上一日,这事你就别想了。”

????李奇使出激将法道:“英国公莫不是怕我抢了你的风头。”

????可是蔡攸根本就不吃他这一套,直截了当道:“是又如何?”

????这厮真是太无耻了。李奇遇到蔡攸这等小人,还真是有些棘手,见他一脸坚决之色。知道自己领兵是很难的了,心叹一声,看来我只有先让一步了。道:“英国公有此担忧,我深表理解,但是我绝非想抢英国公的功劳,这样吧,我可以向英国公推荐两员猛将前去。此二人文武双全,定能帮助英国公平定逆贼。”

????蔡攸微微笑道:“经济使,你可不要忘记,由谁领兵。此乃我枢密院的责任,你身为三衙统帅,插手此事,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李奇道:“这我知道,所以,我第一时间就来告诉英国公,而非上奏朝廷。不过我以为,英国公拒绝我,绝非明智之举。”

????蔡攸道:“那只是你以为罢了。我大宋能征善战的军队多不胜数,经济使未免杞人忧天了。”

????跟我玩这一套?呵呵,你找错人了。李奇笑道:“据我所知,登州叛贼如今是势如破竹,仅凭几千兵马,便攻破了登州,可见一斑。而且此战过后,他们的实力又壮大了不少,然而,英国公非广阳郡王,手上有一支能征善战的军队。那么,究竟该派何人前去呢?西军太远了,不能解燃眉之急,除西军以外,唯有广阳郡王的胜捷军能够保证万无一失。要知道,此战对于英国公而言,只能胜,决不能败,否则,皇上定会以为英国公不能胜任枢密使一职。然而,我今日带着一颗诚心来为英国公出谋划策,想出了一个必胜的良策,我实在找不到英国公拒绝我的理由。”

????蔡攸心中开始权衡起来,李奇有句话说的不错,那就是这一战,他决不能败,这是底线,若能旗开得胜,那便最好了,但是问题也接踵而来,他整日忙着修道炼丹,对着各地的军队又不了解,唯有西军胜捷军这两支已经打出名气的军队,他还稍稍了解一些,但是西军驻守西北,若要调去最东边,那得等到猴年马月去,至于胜捷军,他根本就不会考虑,因为那可是童贯的亲军呀,你除非派童贯去,否则,你根本调不动。另外,他根本就不会打仗,必须得找人帮忙。

????权衡再三,他语气稍稍变得缓和了一些,道:“那不知经济使推举何人?”

????李奇道:“上次主导兰州大捷的岳飞和牛皋。”

????蔡攸微微一愣,沉吟片刻,道:“那可都是你的人啊!”

????“这重要吗?”

????李奇呵呵一笑,道:“他们只是一介武夫罢了,仗归他们打,功劳自然是英国公领,哦,我当然不是故意借此讽刺英国公,这只不过是人之常情,换做是我,我同样也会这么做。英国公不会害怕这两武夫抢了你的风头吧。”

????蔡攸笑道:“这我倒不担心,可是,天知道他们会不会大败而归呢?”

????李奇呵呵道:“英国公不会是怕,我授意他们故意打个败仗来整英国公吧?”

????蔡攸摇摇头笑道:“我可没这么说,但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言下之意,我这个就意思。

????李奇道:“实不相瞒,我前面还担心好心办坏事,所以方才我亲自问过他们。那岳飞说,只需给他五千兵马,便能手到擒来,除去路程不算,一个月之内,便能消灭反贼,他们二人甚至还愿意立下军令状。我是听了他们这么说,才来此的。”

????蔡攸听得心中一喜,嘴上却道:“我十分好奇,经济使为何恁地劳心劳力推荐此二人去平叛?”

????李奇道:“其一,赵明诚夫妇与我关系匪浅,他们有难。我岂能袖手旁观;其二,新法即将去往登莱二州,所以,天下恐怕没有人比我更加希望能够早日能够还登莱二州一个朗朗乾坤;其三,太师一直想修复与赵氏一门的关系,我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

????蔡攸是极其好色之人,将心比心。他更多的是相信李奇说的第一个理由,呵呵道:“经济使真是一个多情之人,有了四位娇妻还不满足。”

????这厮咋老爱玷污我清照姐姐了。李奇皱眉道:“还请英国公自重,我李奇这张脸皮倒是无所谓,至少在你面前如此,可是赵明诚夫妇可是十分爱惜自己的名声。”

????李奇越这般说,蔡攸就越觉得李奇与李清照之间肯定有猫腻,虽然李清照已到中年。但是气质依旧,美貌如昔,嘴角露出一丝淫笑,道:“要我答应你也行,但是你必须得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李奇岂不知他的那点小心思,心中大怒,冷冷笑道:“要不要我再送你四道圣旨做休妻凭证。”

????蔡攸一听到四道圣旨。登时毫无脾气啊!轻咳一声,正色道:“此事事关重大,我们枢密院还得周密部署,你们三衙待命便是。其余的事,就不要多问了。”

????李奇该说的也已经说完了,起身道:“那在下就先告辞了。”

????“送客。”

????......

????然而,老天并没有给蔡攸更多的思考时间,第二日,莱州的告急信便到京了。

????宋徽宗知道后,龙颜大怒,立刻召集群臣,在大殿上,他一拍桌子怒不可遏道:“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小小一介匹夫,胆敢犯上,朕绝饶不了他。还有那登州知府,比之反贼,更为可恶,即刻革职查办,回京受审。”

????自从方腊起义后,宋徽宗对于这等人是又怕又恨,毕竟方腊在他心中留下了一道永不可磨灭的疤痕。

????这还不是托你的福。李奇心中百般无奈,目光却瞥向蔡攸。其实就在莱州告急信到京不久,蔡攸便找到李奇,答应了李奇的请求,其实这也是李奇意料中的事,因为他已经给了蔡攸足够多的利益,他相信在绝对利益下,蔡攸绝不会拒绝他。同时蔡攸也见了岳飞与牛皋,听从他们建议,再加上李奇在一旁忽悠,他心里就跟吃了一颗定心丸似得,只等领兵出征。

????果然,蔡攸突然站出来,作揖道:“启禀皇上,微臣以为当务之急,应当趁叛贼还未壮大,出兵镇压,以免后患无穷。”

????宋徽宗嗯了一声,道:“那不知爱卿有何良策平叛?”

????蔡攸道:“微臣愿亲自领兵出征。”

????童贯听罢,心中暗笑,就凭你蔡攸,此行前去肯定是大败而归,到时,还得本王来提你收拾残局。

????“哦?爱卿可有把握?”

????蔡攸淡定的笑道:“小小反贼,何足惧哉!微臣只需二人相助,领八千急行军,便可消灭叛贼。”

????虽然岳飞强烈要求只带三千兵马前去,但是蔡攸觉得这太少了,原本他还想弄他个七八万人马前去,幸好被岳飞等人给劝阻了,双方讨价还价之下,才定下这八千兵马的。

????群臣一听,均觉蔡攸有些托大,但这是枢密院的职责,他们也不好插嘴。

????宋徽宗皱眉道:“不知此二人是谁?”

????“神卫军指挥使岳飞与龙卫军指挥使牛皋。”

????“岳飞?”

????宋徽宗微微皱眉,道:“这名字听着好生熟悉。”

????李奇忙道:“回禀皇上,上次兰州大捷,便是这岳飞领军全歼了西夏军。”

????“对对对,朕想起来了,此人的确是一个将才。”宋徽宗连连点头。

????童贯突然站了出来,道:“英国公,此二人才初出茅如,经验尚浅,你只带他们前去,恐有失稳妥。”

????蔡攸笑道:“小小毛贼,用此二人足以。若派广阳郡王去,那才是杀鸡焉用牛刀了。”

????童贯听他这么说,倒也懒得多说了。

????宋徽宗也是一个脑子不想事的皇帝,听蔡攸说的风轻云淡,好像倒显得自己有些大题小做了,微微笑道:“那好,朕现在任命你为平东宣抚使,岳飞牛皋为左右先锋,领八千禁军即日赶赴登州平叛。”

????“臣等领命。”

????直到此时此刻,李奇才松了口气,他心里明白,这一次出征表面上是蔡攸第一次挂帅,实则是岳飞第一次挂帅,这也是检验岳飞实力的时候到了。

????PS:将近万字大章,懒得分开发了,月中求票票啊!!!(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开元棋牌贴吧_开元棋牌全是输_开元网络棋牌,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