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百八十三章 人未走 茶已凉-北宋小厨师 开元棋牌贴吧_开元棋牌全是输_开元网络棋牌

北宋小厨师

第八百八十三章 人未走 茶已凉

第八百八十三章 人未走 茶已凉2017-11-10 21:31:4Ctrl+D 收藏本站

????“是吗?”李奇右眼眉一挑,略感诧异道:‘以郓王的性格,他会自愿请命去西北边陲那等荒凉之地?”

????赵桓点点头道:‘前面我也感到不敢置信,但事实如此,圣旨都已经下来了,已经不会再改了。”

????李奇点点头,又道:‘殿下,请恕我冒昧问一句,这节度使一职---?”

????他欲言又止,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赵桓皱眉道:‘你不会连节度使都不了解吧?”

????他之所以感到好奇,那是因为节度使这一官职实在是惹出了太多的风波,极其有名。想那唐朝还就是败在这节度使上面的,后来赵匡胤吸取教训,利用知府通判指挥使等职位架空了节度使,如今的节度使就一闲职,偶尔用来给王室宗亲外以及宰相们加以荣誉,仅此而已,什么权力都没有,甚至大部分节度使都不用去上任,但由于赵楷是被贬,所以必须要去那里上任。

????李奇也知道一些,但是不清楚,摇摇头道:‘就当我多嘴问一句吧。”

????赵桓可不傻,知道李奇这多嘴一句实则是在帮自己着想,于是耐心与李奇解释了一边,总而言之,就是赵楷再也不可能对他造成任何威胁了,这个职位没有半点权力,谁都知道这是一个王子真正退出舞台的前奏。

????李奇听后,这才轻叹一声,道:‘看来他这次是真的悔悟了。”

????‘是啊!”

????赵桓点点头,道:‘我这三弟自小天资聪颖。连我都不得不叹服,但苦于心高气傲。又没有受到过任何挫折,导致他走上这条不归路,其实要说起来,他走到今天这一步,我这个做大哥的也是难辞其咎呀。”

????虚伪!他若留在这里,你恐怕睡都睡不安稳,如今见他终于要离京了,你就开始装慈悲了。李奇心口不一的说道:‘仅凭殿下的这份胸襟。乃是我大宋之福呀。”

????顿了顿,他又在继续说道:‘不过,我以为这都是他自己咎由自取,怨不得人,自己做错的事,理应自己去承当,这无可厚非。反而。我以为经过这次的教训,殿下或许能懂事许多,不会在想以前那般一意孤行了,对他今后的人生而言,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赵桓点点头,道:“你说的也不无道理。”

????李奇笑道:“殿下突然来此。不会仅此而已吧?”

????赵桓哈哈道:“聪明。其实我来是想让你明日清晨与我一起去送三弟。”

????“殿下不会是在跟我开玩笑吧?”李奇不可思议道。

????赵桓道:“你看我像吗?”

????李奇皱眉道:“那不知道殿下为何这么做?”

????赵桓摇摇头道:“倒也没有什么为何,只是他自小就没有几个真心朋友,明日他走,估计去送行的不会很多,你再怎么说。也曾与他相识一番,难道不应该去送送他吗?或许---。”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意思无非就是说或许你今后再也见不到他了。

????敢情是让我去充场面呀!李奇道:“不是还有很多王子帝姬吗?”

????赵桓摇摇头,轻叹道:“有道是人走茶凉,你以为那些嫔妃会让自己的儿子去送三弟么?依我看呀,恐怕也就嬛嬛会去。唉,李奇,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你就当陪我去。”

????李奇沉吟片刻,点点头道:“既然殿下都这般说了,那好,我明日就陪你走一遭。”

????赵桓笑着点了点头。

????他说完此事后,又与李奇闲聊了几句,就离开了。李奇撑着拐杖送赵桓到门前,望着赵桓离去的背影,皱眉念道:“凤翔节度使?”

????他话音刚落,后面突然有人说道:“殿下与你说了?”

????李奇吓得一晃,一脚一杖稳住身形,转头一看,没好气道:“王叔叔,你咋走路都不出声的?”

????王仲陵幽怨的瞧了他一眼。

????李奇道:“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王仲陵道:“李奇啊,有件事我倒真是要好好说道说道你。”

????“什么事?”

????“还能有什么事,自然是我女儿的终身大事啊!”

????李奇苦笑道:“王叔叔,这事你先听我说。”

????“你可别想推卸责任啊!方才我可是亲眼所见,你送花给瑶儿,而瑶儿又是多么的紧张你,除了她死去的夫君,我还真未见过她对哪个男人如此。”王仲陵忙到。

????靠!老子就是偷看了两眼,你丫就要我负责,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啊。李奇翻着白眼道:“王叔叔,难道你还不了解你女儿么,哪怕是一只狗瘸了,她兀自会如此了。”

????王仲陵啧了一声,道:“你怎能拿自己与狗相比了。”

????日。你读过书没?李奇没好气道:“我什么时候拿自己与狗比了,这只是一个比喻而已,欧克,哪怕是一朵花凋谢了,令嫒也会如此。懂?”

????“明白,明白!”王仲陵呵呵一笑,压低声音道:“李奇,就算如今没什么,可不代表以后也没什么,你也不想见到我女儿孤苦伶仃的过一辈子吧。”

????我去!你丫这叫做明白,什么叫做就算,本就是如此。再说,你丫这是何必了,咱什么内涵不说,就秦夫人那张脸,那身材,往门口一站,提亲的人不得从这排到杭州去。李奇懒得和他废话,含糊其辞道:“今后啊!那就等今后有什么再说吧。”

????王仲陵暧昧的笑道:“那你可就得努力呀,想当初你还只是一个厨子的时候,就能博得七娘倾心,如今你都已经贵为三品大员了,瑶儿定然逃脱不了你的手心---呃。我的意思是,你与瑶儿也算得上男才女貌。”

????李奇笑道:“我觉得男貌女才更为贴切。”

????“都一样。都一样。”王仲陵呵呵一笑,道:“行,我就先走了。”

????“王叔叔慢走。”李奇赶紧道,心里恨不得一脚将其踹出去。

????待王仲陵走后,李奇摇摇头,摸了摸自己的英俊的脸庞,感慨道:“人长得帅就是烦恼多啊!即便瘸了。”

????“李奇。”

????刚一来到前厅,秦夫人忽然从侧面走了出来。谨慎的望着李奇,狐疑道:“我爹爹方才与你在说甚么?”

????李奇眼眸一转,嘿嘿道:“你爹爹要把你许配给在下。”

????“爹爹他怎能如此。”秦夫人气的一跺脚,朝着李奇道:“此事你想也别想。”

????“这话我也想跟你说。”李奇撇了撇道:“我是腿瘸了,眼又没瞎,你可别想趁我有伤在身,占我便宜哦。”

????“我会想占你便宜?”秦夫人双眼火光四溅。愤怒道:“自始至终,都是你在占我便宜。”

????李奇哇的一声,道:“夫人,这话你从何说起啊,从来都是我送你东西,你何时送给过我东西?”

????秦夫人微微一愣。回想一下,好像真是如此,脸上微红,小声道:“我不也让你住在秦府么。”

????“这倒也是哦。”李奇点点头,大咧咧道:“那行。就当我交房主,咱们夫妻明算账---。”

????“你说甚么?”

????“呃...我是说咱们合伙人明算账。两清,这总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秦夫人轻轻撇了下嘴,忽然道:“对了,李奇,你真的打算将王黼家中的花草全部拿去喂猪?”

????汗!我方才都出血了,你连问都不问一句,偏生惦记着那些花,真是伤人自尊呀。李奇道:“那倒不会,不过你走运,碰到了我,有优先选择权,倘若你不要的话,我就另外找人去取,实在没人要,就让它们自身自灭吧。”

????秦夫人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她已经从王仲陵口中得知,王府将会空置,里面的奇花异草也没人管理,若不拿走,也只能任其自生自灭,心中如何舍得那些珍贵的花就这样消失了,羞涩道:“既然如此,你能否让我去一趟王府。”

????“你不怕别人误会咱们么?”

????“我怕,他们不会误会了吗?”

????“那倒也是,行,明天下午吧,早上我还有事要做。”

????.....

????.....

????翌日。

????南城外,带着一丝凉意的秋风正在肆掠着被遗弃枯叶,此时天还未大亮,四匹马伫立在城门前,马上一乘客举目望着城门,目光透着一丝难以琢磨的光芒。

????半响,他轻叹一声,眯着眼玩味的笑道:“都说人走了,茶才会凉,如今看来,却是人未走,茶已凉,呵呵,世态炎凉啊。”

????这人正是赵楷,他身后还站着那位老管家,另外还有随行的两名护卫,想当初那个风光无限的郓王,如今已是一去不复返,留下的只是一片极其讽刺的凄凉。

????今日的赵楷已经完全褪去了王子的光环,身着一件灰色长袍,脚上也就一算布鞋,身上华贵气息完全不见了,不再像以前那般张狂,却多了一份内敛,不过人长得帅,什么都能穿出品味来。

????那老管家担心的瞥了眼赵楷,道:“殿下,我们走吧。”

????赵楷点点头,道:“走吧,也是时候该走了。”

????“三弟且慢,等等为兄。”

????正当赵楷准备离去的时候,一辆马车在十余个护卫的保护下,朝着他们奔将过来。

????片刻间,这一队人就来到了赵楷面前。

????只见一人从马车中钻出,朝着赵楷道:“三弟,大哥说好要来送你,你为何要不辞而别。”

????这人自然就是太子赵桓。

????赵楷赶紧下马来,拱手一礼,苦笑道:“弟这不是不想劳烦大哥么?”

????赵桓下了车来,上前握住赵楷的双手,道:“三弟,你这叫什么话,咱们兄弟用得着这么见外吗?”

????赵楷举目望向城门,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笑意,道:“弟也只是不想为大哥徒增烦恼。”

????赵桓微微一怔,知道他是在指,其余的兄弟都没有来送行,叹了口气,拍了拍赵楷的肩膀,道:“三弟,不管怎么样,你我始终是兄弟,这割舍不断,你此番前去,一定要好好注意身体,大哥一有空便会过去看你。”

????赵楷摇摇头道:“大哥,你当以国家大事为重,怎能去看我。呵呵,说来也讽刺,如今弟才明白,这世上唯有大哥将我当兄弟看,三弟以前多有冒犯大哥,心中悔恨不已,他日大哥若用得着弟的地方,弟定当为大哥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这一番话说得倒也是情深意重,赵桓心中甚是感动,变得不禁有些哽咽,往日的种种一切,也随之飘散,但是话又说回来,这终归还是在赵楷被贬去西北的前提下,倘若,赵楷还在京城,纵使他说上一百遍,赵桓又如何会对他敞开心扉。

????总之,只要牵扯到利益,任何感情都会发生变质。而且,他们兄弟之间牵扯的利益,可以说是当今世上最大诱人的利益。

????兄弟二人说了一会,赵桓忽然朝着马车里面道:“李奇,你既然来了,为何又不出来。”

????“哦,就来了。”

????应声一人从马车里面钻了出来,不是李奇是谁,只见他睡眼惺忪,拱手朝着赵楷笑道:“殿下,你也知道在下有伤在身,不便行礼,还请殿下恕罪呀。其实,殿下你可以晚点走的,如今天都还没亮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开元棋牌贴吧_开元棋牌全是输_开元网络棋牌,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