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十年之痛-北宋小厨师 开元棋牌贴吧_开元棋牌全是输_开元网络棋牌

北宋小厨师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十年之痛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十年之痛2017-11-10 21:42:15Ctrl+D 收藏本站

????“不可能。”

????刘云熙立刻否决了李奇的这个说法。

????“为什么不可能,你师父是什么人,你应该很清楚,除非他自愿出手,倘若有人逼迫他,他一定会在医病的过程中施以毒手,让病人受的更为残酷的惩罚,这也是他为了防止病人反悔当初许下的承诺的惯用手段。”李奇怒道。

????刘云熙目光变得有些犹豫,李奇说的没有错,这的确是他们怪九郎在对待一些病人的手段,嘴上却道:“你说的虽然没有错,但是自始至终都是我在负责为赵姑娘医治,而你又成天守在赵姑娘身边,我师父根本无从下手。”

????李奇冷笑道:“这简单的很,你可不要忘记这医治的方法乃是他设计的,他要动手脚,那真是再简单不过了。”

????刘云熙不爽道:“难道你当我是白痴么?连这医治的方法是否正确都不知道?”

????李奇一愣之下,心想,倒也是哦,她可是一名神医,如果怪九郎在疗程里面动了手脚,她不可能察觉不出来,若是她骗我的,那我也没道理看不出啊。想到这里,他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只道:“那你可敢肯定,此事一定与怪九郎无干。”

????“这---。”

????刘云熙很想为他师父证明这一点,但是天下间没有人可以揣摩透怪九郎的心思,即便是跟随怪九郎十多二十年的她。

????李奇见刘云熙无法肯定,转身就冲了出去。

????“等下。”

????刘云熙想要阻止,可是为时已晚,李奇早就冲了出去,立即起身追了出去。

????“怪九郎,怪九郎。”

????李奇来到外面就大声嚷嚷道。

????正在水潭边捉鱼的沈文见了,于是道:“李叔,你找我爹爹么?”

????“嗯,你爹爹现在在哪里?”

????沈文见李奇面色焦急。心想莫不是李婶出了事,于是道:“我爹爹到谷外采摘草药去了。”

????李奇二话不说,立刻朝着谷口冲去。

????这刚来到谷口,就见怪九郎背着一竹篓走了过来,李奇急忙冲了过去,质问道:“怪九郎,你好生卑鄙。竟然跟我来阴的,你当真我是好惹的么。”

????怪九郎也不问缘由,只是哼道:“老夫若卑鄙起来,你早就见阎王去了。”

????这时候刘云熙也赶了出来,微微喘气道:“师父。”

????李奇还准备找怪九郎理论,可是却被刘云熙给拦了下来。

????怪九郎道:“十娘。你是不是扎错了人,将针扎到这人脑子里面去了,疯疯癫癫的。”

????“事情不是这样的。”

????刘云熙立刻将赵菁燕的病情说了一遍。

????怪九郎诧异道:“是吗?”

????李奇怒道:“你还装什么,这分明就是你搞的鬼。”

????怪九郎道:“你那天说的还真是一点没错,你们这些当官的还就是不讲道理,老夫已经尽量避免这种事了,将一切都交给十娘去做。你还在这里对方老夫嚷嚷,既然你说是老夫搞的鬼,那你倒是拿出证据来。”

????“我---。”

????李奇一时语塞,他又不懂医术,怎么可能有证据。

????“怎么?说不出话来了。”怪九郎冷哼一声,道:“求人就要有个求人的态度,此乃做人的基本,老夫不欠你什么。也不是你的仆人,任你呼来换去,你若有本事倒是别来求老夫啊!”

????李奇自知理亏,不管怎么样,赵菁燕现在是性命无忧了,这里面怪九郎的确出了不少力,作揖道:“在下方才多有得罪。还请阁下能够不计前嫌,帮帮我妻子。”

????刘云熙一愣,不禁望向李奇,她真没有想到一向心高气傲且又诡计多端的李奇。竟然会主动认错。

????怪九郎捋了捋胡须,道:“这倒还像一句人话,好吧,老夫且去帮你看看。”

????“多谢。”

????三人又在来到屋内,怪九郎帮赵菁燕把了一会脉,沉思了一会儿,突然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刘云熙忙道:“师父,你已经找出端倪呢?”

????怪九郎叹了口气,道:“这都是因为她中毒太深且又拖了这么久造成的。”

????李奇听得迷迷糊糊的,道:“还请你说清楚一点。”

????怪九郎道:“当初我让刘云熙用十二络梅花针替你妻子医治,目的就是为了将妻子体内的毒素清除干净,但问题是,你妻子中毒太久,在中毒的期间,她气息非常虚弱,造成气滞血淤的现象,而见血封喉毒素完全是随血液运转,那么这些淤血中肯定都带有毒素,不过你放心,因为淤血是凝固的,毒素无法扩散,而且这点点毒素也不会对病人造成性命的危险,所以问题不是很严重,只要在解药中加上去瘀血的药,应该还是能够清除大部分,只是---。”

????说到这里,怪九郎是欲言又止。

????李奇紧张道:“只是什么?”

????怪九郎道:“只是因为有些淤血很难用药物清除,只能靠体内的自然现象排除,也许会出现后遗症。”

????李奇皱眉道:“后遗症?什么后遗症。”

????怪九郎道:“就是在病人每月来经血时,会出现极度疼痛的现象,虽然性命无忧,也不会影响病人的身体,只是这种疼痛非常难以承受,老夫估计这种现象最多能够持续十年之久,直到淤血随着经血排出干净,但是越到后面,疼痛就是相应的减少,当然,病人若是幸运的话,一两年也有可能痊愈,这一切就看自己的造化了。哦,这并不妨碍你们行房,只要不是在经血来的过程中就行,亦不影响生儿,因为怀孕的过程中不会产生来经血。”

????李奇听他说的神乎其神,但他对医术实在门外汉都谈不上,不禁问道:“是不是真的?”

????怪九郎道:“你若不信,等病人这个月来经血的时候就会知道是真是假了,其实也没有大不了的,忍一忍就过去了。”

????你说的这么恐怖,疼的人都难以忍受了。这你娘的还没有什么大不了,这可不是年经,是月经啊,每个月疼上那么几天,谁受得了啊!李奇想想都觉得恐怖,谄笑道:“你医术这么高明,一定有办法的。”

????怪九郎没好气道:“这是一种非常正常的生理现象。老夫医术再高明,也不可能阻止她来经血啊。”

????李奇愁眉道:“那能否避免这种疼痛。”

????“这---。”

????怪九郎稍稍迟疑了下,又快速了瞥了眼刘云熙,随即摇头道:“没有。”

????没有?没有你迟疑个屁啊!李奇也瞧了眼刘云熙,问道:“十娘,你可有办法?”

????刘云熙摇摇头道:“目前还没有。”

????李奇又瞧了眼怪九郎。沉吟片刻,最终还是没有出声。

????翌日清曾。

????怪九郎跟平时一样,爬到谷口的巨石上面,行走在那凹凸不平的石头上,每一步,每一次吐纳都非常有节奏感,显然这里面是大有讲究的。

????走了约莫五十步。谷口突然又出一人来,这人正是李奇。

????怪九郎目光往后一瞥,自当没有没看见,继续吐纳。

????“怪九郎,早啊!”

????李奇端着一个托盘,站在石头下面,仰着头,打了一声招呼。

????“嗯。”

????怪九郎用了最简单的回复助词。

????现在你牛。老子忍了。李奇脸上笑意更甚,道:“怪九郎,你应该没有吃早餐吧,正好我做了一些饺子,嗯---真香,下来一块吃?”

????怪九郎余光一瞥,道:“我习惯在这上面吃早餐。”

????你成心玩我吧。你这是吃早餐,还是装逼啊!李奇笑道:“本人有恐高症,你就当照顾下晚辈吧。”

????怪九郎脚下不停,道:“老夫老了。耳朵不行了,听不清你在说甚么。”

????你也知道你老了,老人就应该糊涂一点,你这么精明干什么?李奇咬着牙笑吟吟道,“你老这是老当益壮啊。”

????“你说甚么?”

????“......!”

????好啊!跟我装聋作哑,你有本事不下来。李奇倒也难得瞎嚷嚷了。

????可是过了一会儿,怪九郎又盘腿坐在一块光滑的石头上打坐起来。

????你不就是想让我爬上去与你说话吗,这有何难。李奇实在是忍不住了,左右看了看,刚准备放下托盘,怪九郎突然道:“肚子有些饿了。”

????“你---。”

????死就死了。李奇寻找出一条路线来,一手夹着托盘,开始往上爬,幸亏他做的不是水饺,而是蒸饺,这倒不是什么悬崖峭壁,有很多踏脚的地方,要是两只手的话,那也不是很难,可李奇还得夹着托盘,这可是大大的增加了难度。

????过了好一会儿,他终于爬了上去,是一个劲的喘气,左右望了望,发现石头的那边有七八丈高,他现在才知道,在这上面行走,还不是一个容易的活,这要是一不小心,那不死也得残废呀。

????怪九郎缓缓睁开眼来,看着对面直喘气的李奇,道:“年纪轻轻,身体就这般虚弱,将来可如何是好啊!”

????李奇哼道:“你少唬我,风凉话谁都会说,你端个托盘上来试试。”心想,我都憋了好几个月了,怎么可能会虚。

????怪九郎呵呵一笑,招手道:“快点拿饺子来,老夫饿了。”

????汗!你还真把我当佣人使了。李奇有求于他,只能端着托盘走了过去,嘴上却道:“你还真是怪,好好的大路不走,偏爱在这上面散步,你这是拿性命在装逼啊!”

????怪九郎道:“你懂什么,在平地上走步远不如在这里凹凸的地方走步。”

????“真的假的?”

????“真也好,假也罢,你反正也不会学着做,问来作甚。”

????“这倒也是。”

????“嗯---,这饺子还真是美味。”

????怪九郎拿起一个饺子扔入嘴中,一脸享受。

????李奇笑呵呵道:“好吃就多吃一点,我也就是加了两斤砒霜进去而已。”

????怪九郎呵呵道:“你若敢加,老夫就敢吃,区区砒霜,有何惧哉。”说着他又拿着一个饺子扔入嘴中,吃得却是更惬意了。

????我也真是蠢,这老头可是用毒的行家,我这是吓他,还是吓自己啊!李奇不屑的撇了下嘴,突然瞧了眼怪九郎,呵呵道:“怪九郎,我听说过你很多故事,我敢肯定我的妻子的病,你一定在里面动了手脚。”

????怪九郎既不承认,也不否认,道:“你因何如此笃定?可有凭证?”

????“我要是有证据,我还会亲手端饺子给你吃。不过我倒是能够猜到一二。”

????“那你就说说看。”

????“很简单,你怕我报复你,你很清楚只要我妻子一日不能痊愈,我就不敢动你,不过你大可放心,我这人虽然谈不上什么好人,但也算是一个有原则的人,不管怎么样,你始终算是我妻子的救命恩人,对此我心中只有感激,我绝不可能恩将仇报,希望你能相信我,好人做到底,让我妻子彻底痊愈,拜托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开元棋牌贴吧_开元棋牌全是输_开元网络棋牌,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