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欢乐斗地主-北宋小厨师 开元棋牌贴吧_开元棋牌全是输_开元网络棋牌

北宋小厨师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欢乐斗地主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欢乐斗地主2017-11-10 21:43:40Ctrl+D 收藏本站

????咚咚咚!

????“开门,开门。。。”

????“吱呀!”

????“哟,几位军爷,有何贵干?”

????“王老河在家吗?”

????“几位军爷找我家老爷作甚?”

????“你这厮是不是想阻扰我等执法,王老河到底在不在家,在的话就快快叫他出来。”

????“是是是,几位稍等。---老爷,老爷。”

????“出什么事了?慌慌张张的。”

????“老爷,外面来了很多官兵,说是来找老爷你的。”

????“官兵?他们可有说找我什么事?”

????“这---这倒没有。”

????“走,出去看看。”

????“几位,老朽就是王老河?”

????“你就是王老河,根据我等调查所得,你在三年前强占东城黄家五亩田地,现在劳烦你跟我们回衙门接受调查。”

????“军爷,你们是不是弄错了,老朽真是冤枉啊!冤枉啊!”

????“我们只是奉命办事,你要喊冤的话还是等到了衙门再喊吧。带走。”

????“你就是斐大金吗?”

????“正是,正是,几位军爷有何贵干?”

????“两年前,你强夺城外陈老汉的孙女为妾,现在劳烦跟我们走一趟吧。”

????“这---这案子不是当时就已经了解了吗,我可是清白的啊,现在那陈老汉的孙女都是我几个孩子的母亲了,各位不信可以找她问问啊。”

????“是吗?那快叫她出来,一并带走。我们大人现在怀疑你当初是与审查此案的官员狼狈为奸,抢夺民女。”

????“冤枉啊!”

????“抱歉,冤不冤枉,那还得等到审查之后才知道,我们只是奉命执法。带走。”

????“你是谢满元吗?”

????“军爷----小人可没有犯事呀,小人没有强占别人的土地,也没有抢夺别人家的孙女,小人是清白的啊。”

????“我何时说过这些话,你莫不是做贼心虚。”

????“不不不是,那---那不知军爷找小人作甚?”

????“你是否有一个小妾唤作刘氏?”

????“是,但是她从来都是足不出门,不可能犯事啊。”

????“她是没有犯事,但是她弟弟的妻子的舅舅的妹夫在一年前曾偷税三贯。”

????“这---这跟小人有什么关系。”

????“我们也只是请你去协助调查,根据律法。我们有权扣留你七十二个时辰。”

????“律法?何时有这么一条律法。”

????“抱歉,我们执行的大宋律法。”

????“咦!那不是老贾么?”

????“老许,你怎么也被抓来了。”

????“哎呦,还不就是因为两年前的案子。你呢?”

????“三年前。”

????“老贾,老许,你们怎么都在啊!”

????“老谢,你怎么也来了?你犯了什么事?”

????“嗨,我倒是没有犯事,可是我那婆娘的弟弟的妻子的舅舅的妹夫没有交税。说什么请我来这协助调查的。”

????“有人来了。”

????“军爷,是不是查清楚了,要放我们出去。”

????“还早着了,你们就安心在这里呆着吧。我们大人是怕你们在这里无聊,让我给你们送一副扑克过来,给你们解解闷。”

????“扑克是什么?我们不会玩啊!”

????“我可以教你们,正好你们有三个人。可以玩斗地主啊。”

????“斗地主?哎呦,小人不玩,小人死也不玩啊。”

????“开门。”

????“军爷。军爷,你们何时才能放我出去。”

????“抱歉,还得等一两日才轮到你的案子---将嫌犯带进去吧。”

????“遵命。”

????“你---你不是那---那黄德柱吗。”

????“王老河,当初你害得我家家破人亡,让我当了三年乞丐,想不到现在你也有此一遭,报应,真是报应啊!”

????“军爷,军爷,我要换房,我不要和这乞丐住。”

????“换房?你当这是旅店啊!”

????“我----我给你们每人十贯,不,二十贯,只求你们给我换一间牢房,求求你们了。”

????“哼。若是你再这般说,小心我再告你一条贿赂之罪,我们走。”

????“军爷,军爷---。”

????在这一日间,升龙府突然出动了将近五千近卫军,大街小巷随处可见一列列军队快步走过,但是他们代表的不是军方,而是衙门,他们的目标全都是升龙府的地主。

????仅仅半日功夫,就有三十余位大大小小的地主被请去衙门喝茶。

????要知道这是一个弱落强食的世界,你要是不自私一点,不对别人狠一点,你这么可能当上地主。

????所以很难有一个身家完全干净的地主。

????有些地主在府衙的案底都快堆砌如山了,当然,无一例外,最后全部是地主胜诉。

????你要找百姓的碴,这可能有些困难,但是你要找这些地主的碴,那真是轻而易举,杨英珥也就是在升龙府府衙蹲了一日,手中就握有不少证据,而刘庆覃则是派人去民间访查,也搜罗到不少证据来。

????这证据一到手,他们就立刻开始抓人,并且采取完全透明的方式,告诉百姓我们不是随便抓人,我们只是在依法办事。

????与此同时,李奇开始大肆宣传依法治国的理念,法制是凌驾所有人之上,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顺便借此让这里的百姓了解大宋的律法。

????皇宫内。

????“345678910,没有了,哈哈,枢密使,你又输了。”

????牛皋将手中最后的几张扑克往桌上一扔,兴奋的哈哈大笑起来。

????“靠!你不是作弊吧。老子双鬼都没有炸出去了。”

????李奇睁大双眼看望着桌上的扑克,破口大骂道。

????牛皋嘿嘿道:“枢密使,愿赌服输啊。”

????“就这点钱,你这厮至于么。”

????李奇将自己面前仅有的二十枚铜钱扔给了牛皋和王贵,又将自己手中的牌扔到桌上道:“不打了,不打了,今天这个地主当的真是诸多不顺,一次都没有成功,改天我再来收拾你们。”

????“枢密使,这还少咱们六十文钱啊。有两炸。”牛皋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两炸了不起呀,老子两贯钱都输完了,你还不知足,听过赖账没?告诉你,这就是赖账。”李奇凶神恶煞道。

????这欠钱的都是大爷啊。牛皋暗自嘀咕一句,呵呵道:“多些枢密使悉心教导,末将今日终于明白了何谓赖账。”

????“嘿。你小牛什么意思?”

????“没啥意思,没啥意思。”

????李奇刚一拍桌子,外面突然走进一人来。

????正是赵菁燕。她看见桌上散乱的扑克,似笑非笑道:“哟!你们真是好雅兴啊!”

????“军师。”

????牛皋王贵赶紧起身行礼,他们可都知道这赵菁燕是未来大嫂,得罪不起。

????李奇指着牛皋道:“还不就是这厮牌瘾犯了。老是来骚扰我,燕福,你知道的,我这人心肠软。又最体谅下属了,就陪他们玩几把,这次就算了吧。下次再犯,必当军法处置,你们两个还不快滚。”

????不是你叫我们来打的吗。牛皋委屈的瞧了眼李奇,后者双目一瞪,他立刻唱喏,赶紧与王贵跑了出去。

????赵菁燕笑眼望着李奇一会儿,随即摇摇头,道:“不就是完个扑克,你用得着嚷嚷的这么大声吗?我在老远就听到你那些不堪入耳的脏话。”

????李奇郁闷道:“别提了,今天也不知道是不是鬼上身了,打了不知道多少圈,就没有当成过一把地主,双鬼,四个二的牌,都让人给关了,这牌真是太气人了。”

????赵菁燕噗嗤一声,笑道:“你活该。”

????李奇委屈的望着赵菁燕道:“我第一次见到这丈夫输钱,妻子还笑的这么开心的。”

????“你胡说甚么。”赵菁燕啐了一声,又道:“今日这升龙府内的地主全部被请去衙门了,你这地主还算是幸运的了。”

????“对哦。”

????李奇一拍脑门,道:“我咋把这事给忘了,难怪今天这么邪门,幸好玩的小,要是跟太师他们玩,我非得输穷去要你养我不可。”

????这登徒浪子真是句句不离本性,当初我真是被毒昏了头,竟然会---。赵菁燕懒得和他乱扯,道:“这可都是你策划的,你会忘记?”

????李奇讪讪一笑,道:“你都知道了。”

????赵菁燕坐了下来,道:“这世上除了你谁还能想出这么损的办法来。”

????李奇翻着白眼道:“你以为我想这么做,还不是给他们逼的。”

????“我也没说不好,这法子损是损了点,但是贵在实用。”赵菁燕说着一笑,想着那些地主此时的表情,自己倒是先乐了,道:“你打算何时去和那些地主谈判?”

????“不急,不急。”李奇呵呵道:“先晾他们一会,挫挫他们的锐气,免得他们真把我当善男信女了,我进城的时候没有动他们,那是因为我不想因小失大,可我也是有底线的,我最讨要别人得寸进尺,贪得无厌了。”

????“这样也好。”

????赵菁燕点了下头,忽然道:“对了,账目那边已经有眉目了。”

????“这么快?你不会是偷工减料吧?”李奇惊讶道。

????“偷工减料可是你最擅长的。”

????赵菁燕轻哼一声,道:“其实这账目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一目了然,也根本就没有人贪污。”

????“纳尼?”李奇大惊失色,道:“这交趾的官员都这么有节操,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吧,我可不相信。”

????赵菁燕道:“不是他们的道德高尚,而是因为他们没有必要贪。”

????李奇皱眉道:“什么意思?”

????“因为有人将钱送到他们手上。”

????“啊?这世上还有这种人?麻烦介绍给我认识认识。”

????“此人你认识,就是李全圣。”赵菁燕略带一丝恼怒,道:“据我所查,在他们决定的投降的第二晚,太后从国库调出五十万贯钱,打着感谢满朝威武三军将士的旗号,将这一笔巨款分发给了他们,人人都有份。”

????李奇鼓着双眼道:“五十万贯?这么多?”

????赵菁燕道:“其中军队就占有三十万贯,大臣们拿走了剩余的二十万贯,倒是李氏的人没有拿一文钱,此事也不是什么秘密,张伯玉杨英珥他们也都知道。”

????“砰!”

????“岂有此理。”

????李奇一拍桌子,霍然起身,怒道:“想不到他们竟然跟我玩这暗度陈仓的小把戏。”(未完待续。。)

????ps:好久没有求开元棋牌贴吧_开元棋牌全是输_开元网络棋牌了,今天十一月初一,目前单身的我求一张保底开元棋牌贴吧_开元棋牌全是输_开元网络棋牌不过分吧。各位吃货看在我努力更新连妹子都不找的份上,不赏我一张开元棋牌贴吧_开元棋牌全是输_开元网络棋牌说不过去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