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许你,你要不?-北宋小厨师 开元棋牌贴吧_开元棋牌全是输_开元网络棋牌

北宋小厨师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许你,你要不?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许你,你要不?2017-11-10 21:45:17Ctrl+D 收藏本站

????贱!

????还是一如既往的贱!

????李奇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无非就是夸夫人生得漂亮,这本事一番好意,可就是让人气不一处来。,ybdu夫人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就连说声谢谢,都觉得自己特自恋了,索性就不说话了。

????李奇不在意,反正他都习惯了,继续说道:“不过夫人你用不着垂头丧气,作画之人一般都是选最美的景色而画,只是由于夫人看不到这花园中最美丽的风景,故此稍逊我一筹,夫人千万不要气馁,不要自暴自弃。”

????秦夫人郁闷的美眸都快翻到头顶上去了,我要么是自恋,要么是自暴自弃,这左右都不是人呀。

????李奇瞥了眼美丽的夫人,见其气得已经快要不行了,赶紧适可而止,伸手从怀里掏了掏,不一会儿,他手中就多出一根白玉簪,递了过去。

????秦夫人诧异道:“你这是作甚?”

????李奇笑嘻嘻道:“送给你呀,这是我从南边回来带给你的礼物。”

????秦夫人连连摇头道:“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是吗?”李奇一愣,顺着她的话说道:“太贵重的不能收?那我送你木簪你就会收了。”

????秦夫人不知如何回答,还迟疑了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心里还是有些发虚,他不会真带着木簪在身上吧。

????不过她的担心有些多余了。

????“原来如此。”李奇若有所思的点了下头,心里却想,我送的你敢不收?哼,待会就让你收下。又道:“那好吧,我尊重夫人你的意愿。”说着他手朝着桌上的画一指,道:“这雪中美人图我只用了半个时辰,纸笔还都是用你家的,那我就借花献佛。将这幅画送给你,这总算不上贵重吧,我出远门回来习惯给人带礼物,吴大叔他们都有。”

????秦夫人啊了一声,低头看了眼那画,点点头道:“好吧,谢谢你。”

????“夫人见外了。”李奇呵呵一笑,突然伸出手来,一脸期待的望着秦夫人。

????秦夫人错愕道:“你又想干什么?”

????“当然是礼物呀。”

????“什么礼物?”

????李奇翻着白眼道:“我说夫人你不是吧,我凯旋归来。别人都抢着给我送礼物道贺,这是最基本的礼仪呀,吴大叔他们可都给我送了礼物,无所谓贵重,贵在一份心意。”

????“是---是吗,吴叔他---他们都送了?”

????“当然啊,这我有必要骗你吗?”

????秦夫人这一回感觉全身都发烫,额头上已经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了,目光略显躲闪。她可没有这个习惯。

????李奇睁大双眼道:“夫人,你不会连礼物都没有准备吧?”

????秦夫人无比尴尬,讪讪一笑。

????李奇郁闷道:“夫人你若是想以微笑作为礼物送给我,这倒也不是不行。贵在心意吗,只是麻烦你能否笑的好看一些。”

????秦夫人吐血的冲动都有了,忽然眼中一亮,道:“这幅画送你如何?”

????“画呀。”

????李奇低头望了眼。犹犹豫豫道:“实不相瞒,昨日张大学士才送了我一幅画。”

????秦夫人听得眼眶都红了,你这分明就是嫌弃我这幅画呀。强行挤出一丝笑容道:“我的画当然比不上张大学士的画。但是就如你所说,贵在心意。”语音中还带有一丝哽咽。

????李奇看到夫人窘迫的神色,哈哈一笑,道:“当然,当然,那我就收下了。”心里暗自得意,一切掌握呀。

????秦夫人看到李奇眼中闪烁着几分诡诈,心中全然明白过来,虽然这不是她第一回上当了,唯有满腔的无奈。

????李奇又道:“夫人,不是我说你---。”

????你又打什么主意?秦夫人不等李奇将话说完,就道:“你又想干什么,礼物我也送了。”

????“哇!你这么激动干什么?”李奇一愣,又道:“我只是想说,我回来这么久,你也不去探访探访,好歹我们也曾是合作伙伴呀,这买卖不成仁义在,你这么做未免太也太不懂礼数了吧。”

????这话倒是有道理。秦夫人又被说的是哑口无言,想了半天,才道:“真是抱歉,家中出了点事,故此没有前去探访。”

????“明白,明白。”

????李奇一愣,随即点了几下头,关心道:“那这一年你一定不好过吧。”

????秦夫人微微一愣,旋即点了下头。

????李奇叹道:“其实我在得知王叔叔的事后,我最担心并不是王叔叔,而是你,你以前东躲西藏,无非就是最怕这事发生在你身上,可惜事与愿违,你当时一定非常害怕和惶恐。”

????秦夫人一怔,眼神复杂的瞧了眼李奇,隔了片刻,轻轻一叹道:“你说的不错,我当时的确是非常的害怕,害怕到睡觉都在颤抖。整个王府上下,就属我最没用了,也就我最不孝顺,我的母亲,我的家人都在为我爹爹四处奔波,唯有我躲在家中,连门都不敢出,除了求神拜佛,什么也做不了,哪怕是他们在谈论此事时,我都不敢在一旁听,那时候我真的发现我真的很没用,比起姐姐七娘来,我剩下的只有羞愧。”

????李奇安慰道:“你也不用妄自菲薄,这种事不是你能够控制的。”

????秦夫人摇摇头道:“非我妄自菲薄,只是事实如此,在那期间,我时常想起你跟我说的话,我突然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我的确是百无一用,而我最擅长的就是逃避,更为可悲的是,我又是一个非常迂腐的女人,总是以为自己是对的,从不肯听人劝告,导致当困难来临时,我唯一的反应就是不知所措。”

????说到这里,她自嘲一笑,道:“我真的错了,而且错的非常离谱,以前我总是以为只要不去与人打交道,就不会害人害己。但是我却没有想到,有些时候困难不是你不想,它就不会来的,曾几何时我总是怨你常常惹事生非,大大小小的麻烦不断,可是我就没有想过,你不去惹麻烦,不见得麻烦就不会来惹你,我真的很后悔。”

????李奇皱眉道:“后悔什么?”

????秦夫人道:“后悔当时没有答应你的要求,出面管理醉仙居。”

????“啊?”

????李奇惊讶的望着秦夫人。

????秦夫人道:“其实我爹爹在朝为官。怎么可能不遇到这些事,而我当时天真的以为只要我远离有关朝堂的一切,发生在姐姐身上的事就不会在我身上重演,我现在才明白,这根本不可能,而你来到醉仙居后,其实对我而言是一个非常好的历练机会,但是我没有珍惜,如果我跟七娘一样。出面掌管醉仙居,至少不会一点忙都帮不上,即便我八妹当时都知道安慰我娘,而我---而我除了害怕还是害怕。若非你那日在杭州与我说的那一席话,我真的可能跳下那一道悬崖了。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

????她在王家或者说是官宦之家都是属于另类的,因为王仲陵的其他儿女都是政治联姻,所以他们当时有很多办法可想。虽然都没有成功,但是至少他们都在努力,可是秦夫人嫁的是商人。而且秦家都已经绝后了,唯一可以帮忙的李奇又远在南边,她当时真的感觉非常的无助,没有人可以帮她,她也找不到人来帮她,她更加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哥哥妹妹四处忙碌。

????这对她的打击非常大,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废人,甚至连废人不如,对不起父母,对不起整个王家。

????李奇道:“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秦夫人道:“自然是真话。”

????李奇道:“真话就是你说的非常对,你在这方面的确是比较差,不过话又说回来,你其实已经超出我的预计了,我以为你至少会吓的大病一场,严重一点可能会神经错乱,现在看到你还能画画,对于你而言,已经是非常了不起了。”

????你这是夸,还是贬呀。秦夫人的俏脸刷的一下变得红彤彤的,低着头声若蚊吟道:“其实---其实我的确是大病了一场。”

????“啊---是---是吗?”李奇惊讶望着秦夫人。心想,我真的可以去算命了,随便一说都能说的这么准。

????秦夫人羞愧的嗯一声。

????李奇目光刷的一下,直落对方胸前,若有所思,纳闷道:“好像也没有瘦呀。”

????秦夫人见这厮的目光直直盯着自己胸前,更是羞愧难当,手一挥,披风护在胸前,怒斥道:“你这登徒浪子看甚么?”

????“胸。不不不不。”李奇一抹冷汗,看来夫人还是那个夫人,忙解释道:“我只是想看看你瘦了没有,完全出于一番关心,绝无他意,绝无他意。”心里却想,这能怪我么,谁叫你那里那么突出,我当然是挑最显眼的看,瘦没瘦一看就知道,这叫做效率,不过好像不但没瘦,还丰满了不少,这也太不科学了。

????见气氛有些尴尬,他又赶紧转移话题道:“你有没有听过亡羊补牢,为时不晚,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再自怨自艾,也改变不了,你要做的就是从这件事当中吸取教训,人都是在困难中进步的,其实你还算好的,还有给你反省的机会,事实上很多人一步走错,剩下的就只有无尽的后悔。现在问题不在于你当时做了些什么,而是你从中学会了什么。”

????秦夫人叹道:“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我爹爹那边始终没有音信,而我娘我的弟弟妹妹都没有放弃,还在为此努力,虽然他们从没有怪过我,但是再没有羞耻心的我也感到羞愧的想要死去,我当时就在想,为什么我宁愿死也不愿为我爹爹出一份力,想来天下最不孝莫过于此,从那一刻起,我走了出房门,开始与娘他们一块想办法,在这过程中我发现其实有些事当你真正去面对的时候,也并没有那么可怕,虽然最终还是无功而返。哦,我还从醉仙居拿了两万贯出来。”

????李奇笑道:“无所谓,反正你也花不出。”

????秦夫人轻轻一笑,道:“的确如此,当时没有人敢收这钱,其实在我学会面对这些事后,我才发现其实当初你每一次都是九死一生,但是每每都能化险为夷,我当时做梦都想成为你。”

????暴汗!我还以为你会说做梦都想着我了。李奇“谦虚”的摇摇头道:“这是天赋,学不来的。不过我回来这么久了,你为何不上门找我帮忙,我相信你娘一定有让你去求我帮忙吧。”

????秦夫人稍稍迟疑了下,道:“是,我娘的确有让我去找过你,但是我觉得没有这必要。”

????李奇好奇道:“为什么?莫不是以为我救不了王叔叔?但是这世上还有比我更合适的人选么?再说当时我立下如此大功归来,希望可是很大哦。”

????秦夫人道:“我并非是说你救不了我爹爹,而是我知道你若能救,你一定会救的,若是不能,我去找你也只会让你感到为难,而且这事还牵扯到白家,你也有你的难处。”

????她虽然很脆弱,但是她不蠢,也知道不管是什么事,一旦牵扯到皇上,都是可大可小的,即便李奇也有他的难处。

????李奇一笑,道:“看来你真的是成熟了不少,不再是以前那个懵懂无知的小姑娘。”

????懵懂无知的小姑娘?秦夫人翻着白眼道:“你又在胡说八道什么,我可比你---。”

????李奇急急道:“比我什么?”

????秦夫人白了他一眼,转而道:“不过我还是要跟你说声谢谢,若非你,我爹爹不可能这么早出来。”

????李奇摇头道:“谢我就没有必要了,我这么做也是带有政治目的的,你要谢就去谢李纲吧。”

????秦夫人点了下头道:“我也正有此意。”

????李奇吃惊道:“我就随便说说而已,你还当真了?哦,你不会要以身相许吧,那你还是谢我得了。”

????“你---你才以身相许了。”

????秦夫人实在是不会骂脏话,憋了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李奇小心翼翼道:“许你,你要不?”(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