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都是聪明人啊!-北宋小厨师 开元棋牌贴吧_开元棋牌全是输_开元网络棋牌

北宋小厨师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都是聪明人啊!

第一千五百四十章 都是聪明人啊!2017-11-10 21:46:46Ctrl+D 收藏本站

????翌日。

????李奇在白浅诺的督促下,无奈的从暖和的被窝里面爬了出来,这其实不是他懒,要知道他当了很多年的厨师,而他一出来就是主厨,早餐都是下人面做,他负责的是正餐,所以他上班都是上午时分,当然,也有可能被他无良的岳父大清早拉去谈生意,这么早上班真的打乱了他作息。

????但是没有办法,这是一个属于皇帝的年代。

????不过,只要李奇在大殿上一露面,各方牛鬼蛇神都变得异常紧张,注意力都在李奇身上,乞求他别在讲故事了,他们敢对天发誓,生平最讨厌的就是站在这里听李奇讲故事,那真是要人命啊。

????好在今日李奇没有这心情说故事,基本上都没有开口,唯一的一个小插曲就是赵楷询问他的伤势,这看似询问,其实是在警告,你这枢密使,二府的首领之一,可得做一个好榜样,你天天不来上朝,那下面的人又会怎么做?

????这班没有上班,还不准老板发几句牢骚么?

????李奇低头认错,诚恳的不得了。

????这一日早朝在众人紧张的心情下终于平稳的度过了。

????“毛院长,请留步。”

????李奇一出大殿,就找到了毛舒,又向李纲等人微微颔首示意。

????(一)(本)读(小说)

????李纲等人见了,非常识趣的离开了。

????毛舒疑惑道:“不知枢密使找下官有何指教?”

????李奇半开玩笑道:“什么指教的,我可不敢,万一你立法规定枢密使每天必须得来上早朝,那我岂不是完了。”

????毛舒笑道:“枢密使说笑了。”

????李奇手一伸,道:“咱们边走边说吧。”

????“请。”

????毛舒嘴上说着,心里却在想,他找我干什么?虽然他全靠李奇才爬上来的,但是记得他第一天来上朝。李奇就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这让他面对李奇时,不得不打起精神来。

????李奇一边走一边随口道:“毛院长,最近你们立法院比较沉寂呀。”

????毛舒立刻道:“枢密使有所不知啊,下官都好些天没有睡好觉了。”

????不管是兵制改革,还是思想改革,赵楷都习惯让立法院去冲锋陷阵,毕竟这都是非常敏感的事,如果皇帝拍板,那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万一造成很大的反响,那么皇帝将会进退两难,如今有了立法院在中间,那么皇帝就可以躲在后面操纵,游刃有余,这也是为什么赵楷会非常看重立法院的原因。

????所以,立法院绝不清闲。

????李奇摇摇头道:“我指的不是这个,你可不要忘记成立这立法院的初衷,那都是为了给百姓争取到一个公平的环境。可是如今的立法院却将注意力放在了改革上面,与百姓的互动变少了,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立法院能够长久下去。全在于百姓的看法,一旦百姓遗忘了立法院,那就是立法院关门之时。”

????毛舒道:“下官怎敢忘,但是这律法不是说定就能定的。这需要一个过程,枢密使是不知道,每当一条律法提出来时。我们立法院都是吵的不可开交。”

????立法院可是集结了各个阶层的人,每一条律法的出现,对各个阶层都会造成不一一样的冲击,是好是坏得因人而异,但是这样一来,每天律法都是经过千锤百炼的,从平平衡各方利益,尽量照顾到各个阶层的人士,像疑点利益归于被告,这一条律法能够减少穷人的不白之冤,也能给予富人提供一条脱罪的捷径,所以这条法律虽然轰动,但是反对的甚少。

????李奇点头道:“就算我没有亲眼目睹,我也能想象得到,但是我觉得立法院走入了一个误区。”

????毛舒听得面色一紧,这立法院可是李奇弄出来的,他的建议可是非常宝贵的,询问道:“还望枢密使能够指点下官一二。”

????“不敢,不敢。”

????李奇谦虚的一笑,道:“你们立法院的想法肯定是制定出一套完整的律法,然后再对外发布。”

????毛舒点点头道:“通常是这样的,除非皇上亲自下命颁布哪条法令,这有什么不妥吗。”

????“极为不妥。”

????李奇道:“首先,也就是我刚才说到的,要是立法院缺少与百姓的互动,那对立法院而言绝不是一个好消息,其次,以法治国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就是人人懂法,如果百姓都不懂法,那就很难做到以法治国,然而,要是立法院是一整套的律法颁发,那百姓会很难记住的,如果一条一条的发,那么百姓就会很从容的记住,也有足够思考的余地,这同样会促使立法院进步。”

????毛舒听得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他才点头道:“枢密使说的是,是应该如此。”

????李奇又道:“不仅如此,如果你尽颁布一些偷窃抢劫这类的律法,虽然与百姓息息相关,但是缺乏震撼力,不足以表现出立法院的威信,因为人人都知道这是属于犯法的,这就好比做生意一样,在刚开始要先弄出一个震撼的商品出来,以此来吸引客人的眼球,当初立法院成立时颁布的疑点利益归于被告,这就是一项颠覆性的律法,如今这句话已经成为了百姓口中的口头禅,而他们一说起这句话,就会自然而然的想起立法院,这对于现在的立法院极为重要。”

????毛舒频频点头,道:“那不知枢密使有何良策?”

????真是上道!李奇道:“我想我已经说得非常清楚了,震撼,要具有颠覆性的律法,要能够引起轰动。”

????毛舒想了想,道:“毛某才疏学浅,在目前的立项中,实在想不到有哪条律法能够如枢密使所言的那般。”

????“怎么没有,这我都知道。”

????“还请枢密使赐教。”

????“女人保护法啊!”李奇道。

????“女人保护法?”毛舒道:“这我怎么没有听说。”

????李奇解释道:“就是关于歌妓的一些律法呀,歌妓不就是女人么。”

????毛舒恍然大悟。

????李奇笑道:“歌妓在我大宋文化中占有比较特殊的地位,虽然她们地位卑贱,但是她们的一举一动都牵动天下士子包括士大夫的心,而且据我所知。皇上早就让立法院针对歌妓立项,相信你们已经在筹备当中了吧。”

????毛舒叹了口气,道:“枢密使你说的全都没有错,但问题是这条律法迟迟颁布不下来。”

????“为什么?”

????毛舒道:“这都是因为歌妓的过于卑贱,被人看不起,鲜有人站出来为她们说话,而且若是朝廷立法还于歌妓自由身,那么就严重的侵犯了士大夫和朝中官员的权益,而且下官虽是立法院的首官,但不是我说了算。得通过立法司表决之后才能颁布。”

????李奇道:“可是皇上的用意你也很清楚,在皇上的宏图大计中,女人将会充当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皇上要笼络天下女人的心。”

????毛舒点点头道:“这下官也清楚,但问题是这条律法牵扯到太多人,即便立法院强行通过,也一定会遭到非常强烈的反对,而且那些人也不见得会遵守。”

????李奇摇摇头道:“毛院长,你这番话真是令我感到非常的失望。如今的歌妓就如同奴隶一样,连普通的妇人都不如,这种情况发生在野蛮的金国,这我能理解。但是我大宋个个都是彬彬之士,满腹经纶,怎么能允许这种情况继续下去,而你身为立法院院长如果遇到一点困难。就选择避重就轻,那么这立法院还有存在的必要吗,这和徇私枉法又有什么区别。将来还有更多的律法会涉及到大臣们的利益,你都能避开吗?立法院的存在就是要将皇帝以外的所有人束缚在其中,你们只是对事不对人,而立法院就是一把刚正不阿的利剑,而且有皇上为你们撑腰,你怕什么。”

????毛舒听得是惭愧不已,作揖道:“枢密使教训的是,是下官糊涂了,还请枢密使再点拨几句。”

????李奇凑过去,小声道:“很简单,拿皇上出来开刀。”

????毛舒听得猛抽一口冷气,身体一晃,险些跌倒,幸得李奇扶住他,道:“你别怕呀。”

????你都要拿皇帝开开了,我能不怕吗。毛舒忙道:“枢密使,下官什么都没有听见,还请枢密使今后可莫要再说这等大逆不道的话了。”

????李奇郁闷道:“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从宫妓下手,先解除宫妓的束缚,当初皇上大规模缩减宫妓的规模,足见皇上对这些不感兴趣,那么皇上肯定会答应,这有皇上带头了,那接下来了的事情就好办多了,你想想看,连皇上都做出了表率,谁还敢反对,至少在表面上是不敢反对的,然后你就顺势将这一条律法颁发出去,我建立时就命名为女人保护法,将歌妓划到女人中间,这样可以减少许多阻力,因为你会得到天下女人的支持。”

????毛舒听得是若有所思,沉默不语。

????李奇继续道:“毛院长,可别说我没有提醒你,如今全国都在变革,皇上又非常重视立法院,如果你们借着改革这股风整顿律法,会轻松许多,一旦改革结束,你再来颁布律法,所有人的目光就都集中在你们立法院身上了,那时舆论的压力可就大的多了,而且今后的事情谁也无法预料,那些基本法倒是可以延后,但是一些特别敏感的律法得赶紧颁发出去,这律法一出来,就看司法院了,你们立法院即获得了公信力,又不需要面对太多的压力。”

????他从不擅长用那些大道理去说服人,上面这一番话他几乎就没有提到歌妓是多么可怜,需要保护,而是直接从立法院的切身利益做为切入点,因为他现在说服的不是天下百姓,而是毛舒一个人而已。

????见毛舒脸上出现一丝动容,李奇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毛院长,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成大事者,必须要果断,既然这条律法早晚都得出来,这宜早不宜迟啊。”

????毛舒心想也是。在未来,很多方面可能都需要女人来充当生力军,因此皇上非常看重这一点,那么这条律法迟早要出的,心一横,拱手道:“多谢枢密使赐教。”

????话说至此,他没有再说了。

????毕竟这是立法院的事,他若对枢密使言听计从,那这问题可就大了。

????李奇心如明镜,呵呵道:“哪里。哪里,我也就是随便说说而已。经济使还在前面等我,我就先告辞了。”

????“枢密使慢走。”

????三日后。

????少宰府。

????户部尚书胡义坐在左首位上,向秦桧道:“少宰,你可听说了,最近立法院在筹备什么女人保护法,真是听着让人好笑,一群男人在那里研究歌妓。”

????秦桧放下茶杯,道:“我倒不觉得有什么好笑。立法院是面向我大宋臣民的,讨论歌妓有什么值得好笑的,这可不是小事啊,你可也得注意一些。赶紧将你府中的歌妓全部送回家,送点钱让她们走都行。”

????胡义紧张道:“少宰认为这条律法真的能出来,这怎么可能,自古以来。歌妓都是如此过来的。”

????秦桧淡淡道:“改革就是求变,你难道还不明白么,若是都自古以来。那还变法干什么,墨守成规就行了,多的我就不说了,送不送随便你,反正你现在不送,这律法一出,枢密使也会逼着你送的。”

????胡义一听枢密使,心脏猛烈的跳动了一下,他在李奇面前可没有少吃苦头呀,暗想,对呀,少宰府中好像都没有一个私妓,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玄机,罢了,罢了,为了几个私妓去惹那疯子,这太不划算了。

????念及至此,他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这时候,下人通报:“启禀少宰,吏部尚书来了。”

????“让他们进来吧。”

????不一会儿,一个身材较为魁梧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此人正是吏部尚书司马绩,“下官见过秦少宰。”

????“是宇生啊,快快请坐。”

????司马绩又和胡义相互行了一礼,然后坐在右首上,面色凝重道:“少宰,今日经济使曾来找过下官。”

????“她?”

????秦桧道:“她找你干什么?”

????司马绩道:“她给了下官一份名单,希望吏部能够将名单上面的人安排在成都府,莱州府等等各州县。”

????他话应刚落,胡义就拍桌子道:“岂有此理,她经济使未免欺人太甚,竟然还敢干预吏部的公务,我一定要去皇上那里参他们一本。”

????秦桧道:“参谁?经济使?还是枢密使?”

????胡义道:“这跟枢密使无关,自然是参经济使。”你让他参李奇,他还真没有这个胆,只能杀鸡儆猴。

????秦桧捋了捋胡须,呵呵道:“就依她说的去做吧。”

????司马绩惊讶道:“可是经济使这分明是想干预吏部的政务,这于理于法都不合。”

????秦桧道:“当初在大殿上,经济使就曾几番说到,吏部提供的人才皆是无用之才,最后商务局还得自己去招人,这让吏部已经颜面有损,如果我们不答应的话,到时她还可以借机倒打一耙,说我们故意弄一些酒囊饭袋给她,这反而会更加不妙,现在人都是她提供的意见,到时出了什么乱子她就不能怪到我们头上来了。”

????胡义道:“可是如此一来,我们就不能用吏部去牵制他们了。”

????秦桧呵呵道:“商务局的权力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关键是需要别的衙门配合,一个巴掌是拍不响的,只要其余的衙门是我们的人,这商务局等于还是得受到我们牵制,其实我早就料到了,我们最近动作频频,他们不可能一点也没有察觉,若是他们于动无衷,那才可怕呀,由他们去吧。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等会还会收到两份名单,一份是来自立法院,一份是来自司法院,如果没有大问题,你就全部应承下来,也不用来找我了,二院如今深得皇上看重,而且他们是属于中立的,我们还是尽量不要去得罪他们,免得又像上一回一样,他们群起而攻之。幸亏皇上有自己的打算,不然我们将会一败涂地。”

????司马绩皱眉道:“那就任由他们干预吏部?”

????“这只是一种交换,你给他们一些好处,他们才不会干预吏部的政务,否则的话,说不定隔三差五就有一道奏折是弹劾吏部。”

????秦桧轻轻一笑,道:“他们只管律法,只要我们不犯法,他们就拿我们没有办法。哦,说到这不犯法。我倒是有件事早就想与你们说了,如今工商税占得国库收入的九成,将来恐怕还会增加,商人的地位将会大大提高,商务局开了先例,允许破格提拔商人为官,依我看这现象肯定会一直持续下去,商人会通过各种途径进入仕途,但是商人不可能会超过士子。最多也就是在地方上干干,不会再出现一个枢密使了。

????而我们是要巩固在地方上的权力,这商人当官好啊,至少他们不会去贪。你们别看商人好利,但是他们更怕死,他们有钱,买卖可以为他们赚的不少的钱财。甚至那点俸禄都不会在意,所以他们不会去贪污,当今皇上可是最讨厌贪污的现象。但是皇上不反对为官者去做买卖。

????不仅如此,现在的商人都有钱,但是地位还差了一点,他们如果为官,肯定会全力以赴,争取一个好名声,争取更高的地位,这种人我们用得就放心,反倒是那些读尽圣贤书的寒门子弟,一旦弄块肉在他们面前,保不齐就会动心了。”

????胡义道:“那不知少宰的意思是?”

????秦桧笑呵呵道:“想办法笼络一些富商,让他们参与到变法当中来,枢密使为什么在百姓心中的地位这么高,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他得到很多富商的支持,所以他的变法空前的成功,反观王安石变法,尽跟那些富商地主作对,一心只想充裕国库,无异于杀鸡取卵,失败也是情理之中。

????最近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为官者十有都是贪官,当初我南下肃清官场时,没有几个是身家清白的,有些贪图小利的官员,我都懒得去理了,太多了,杀都杀不完,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这都是贪恋引起的,而贪恋又是因何而起,很简单,因为没有,所以想要,如果每个官员都跟枢密使一样家财万贯,谁还去冒这险。

????所以想要管住自己的手,就必须要先拥有,钱,通过买卖去赚得就行了,枢密使光玻璃赚的钱,哪怕是掌管天下财政的三司使贪都得贪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我是没这本事,有的话,我早就开始做买卖了,不过我最近一直都在学习,也让内子捣鼓一些小买卖,你们有兴趣,也可以参与进来,这当官的做买卖,有着天生的优势,因为政策是我们拟定的,我们可以事先预判,甚至可以为买卖拟定政策,只要利国利民,皇上肯定会答应的,而且还不犯法,一举两得。

????你看枢密使的醉仙居在金兵退去之后,负债累累,可是这货币一来一回,他不知赚了多少钱,这不是他有多大的能耐,而是这是他设计的。我说了这么多,只是想告诉你们,立法院和司法院出来后,千万千万不要抱着侥幸的心理,一旦发现,那谁也保不住你,我们可以输给枢密使,那至少还能翻身,一旦输给律法,那就彻底完了,想赚钱,做买卖去,凭借我们的地位,很多富商会愿意帮我们的忙,我们还能借此笼络不少富商,有钱有人,那我们才能够立于不败之地,这士农工商,是缺一不可。”

????司马胡二人起身拱手道:“多谢少宰点拨,下官受用不尽。”

????秦桧哈哈道:“用不着谢我,我也是像枢密使学的。”

????司马绩道:“不过还是少宰你想的更加周详。”

????“若非如此,我早就卷铺盖走人了。”

????秦桧叹了口气,面带忧愁道:“你们别看枢密使整日都嬉皮笑脸的,暗地里他可狠着了,当初王黼权倾朝野,而他只是一个厨子,到后来你们也看到了,还有白时中,他的老丈人,不照样被他骗的差点没有气死,这至亲之人,都被他们蒙在鼓里,何苦我们呢?

????而且他做起事来压根就是一个疯子,当初我在他手下的时候,这汗毛就一直是竖立着,常常担心的整宿睡不着觉,可是说来也奇怪,他每次都能出奇制胜,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们,就他做的那些事,你换个人去做,脑袋都不知道掉了多少个,这我至今也未能想明白,或许真是他的名字取得好吧,李奇,李奇,让人防不胜防呀。”(未完待续……)

????ps:最后一天双倍开元棋牌贴吧_开元棋牌全是输_开元网络棋牌,各位吃货加把劲啊!六千字大章!这两天都是万字以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