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社会服务令-北宋小厨师 开元棋牌贴吧_开元棋牌全是输_开元网络棋牌

北宋小厨师

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社会服务令

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社会服务令2017-11-10 21:47:58Ctrl+D 收藏本站

????这真是让人大跌眼镜啊!

????‘门’外的百姓o着嘴,呆呆的望着马桥-叔哈哈-

????这又是什么情况?

????而那些士大夫何曾这么狼狈过,这对他们而言真是一个噩梦。

????倒是马桥还优哉游哉的,哼道:“既然这律法面前人人平等,没道理他打得,我打不得,至于律法要怎么治我的罪,那我管不着。”

????“老夫与你拼了。”

????卢常青突然抓狂起来,这李奇打他,倒也算了,毕竟李奇是枢密使,也不算是太丢人,但你一个下人也敢打我,这简直就是欺人太甚,气得都快脑淤血了。

????李奇忙上前指着卢常青道:“呐呐呐,何提刑,你看见了,如果卢老动手的话,那就不是打人了,而是互殴了,这‘性’质完全不一样了。”

????“互殴!”马桥听得眼中一亮,急忙走到卢常青面前,‘挺’着‘胸’脯道:“来来来,快打我,快点打我,千万别给我客气。”

????酒鬼在一旁看着,那是蠢蠢‘欲’动呀,这打士大夫,是多么爽的一件事啊,暗自嘀咕:“这要是发展成群殴,那今日真的就完美了。”

????卢常青一听,稍稍一愣,可不能让他们得逞啊,指着何也嚷嚷道:“何提刑,你难道没有看见么,这下人竟然动手打老夫。”

????不愧是枢密使的下人,也真是与众不同啊。何也轻咳一声,道:“来人啊,将此人也拿下。”顿了顿,他又道:“此人竟敢在本官面前行凶,本官还要告他目无公堂,藐视法纪之罪。”

????马桥登时傻了,指着李奇道:“枢密使打两个,只是犯了殴打他人之罪,我才打一个,怎么就藐视法纪了,不公平啊。”

????这厮是真傻还是在这装傻。何也听得心中是好气又好笑,道:“你若再敢多嘴,本官就再告你一条妨碍司法之罪。”

????这么多罪加在一块,那得多严重啊!

????对律法不是很明白的马桥心里还真有些怕了,赶紧闭嘴收声。

????这厮真心没救了。

????李奇听得直翻白眼。

????何也也不敢再耽搁了,天知道李奇的那些护卫会不会也冲上来动手,赶紧挥手道:“带走,带走,全部带走。”

????“是。”

????何也又向‘门’外旁观的百姓道:“各位乡亲父老请放心,本官一定会秉公执法,不管对方是谁,只要触犯律法,我们提刑司绝不会坐视不管,必将将他们定罪,此案一旦判决,法理寺将会昭告天下,绝不会暗中徇‘私’舞弊,也请各位多多监督。”

????“吼——!”

????‘门’外的百姓齐声高呼,虽然与他们无干,但是他们就是感觉倍儿爽,因为他们知道将来这律法就是他们的尚方宝剑。

????“夫君。”

????一旁的刘云熙一脸担忧的上前,但是却被李奇用眼神阻止了。

????这拥有至高无上地位的“官”和“士大夫”,都是灰头土脸,极其狼狈的被一群“卑贱”的衙差给押出了立法院。

????一旁的百姓纷纷鼓掌叫好,可见这两者是多么的招人恨呀。

????何也向孔龄拱手道:“孔院长,在下就先告辞了。”

????“有劳了。”

????孔龄回了一礼,暗笑,这下好了,我立法院总算能清静下来了

????在立法院边上的一条小巷子内停着一顶轿子,不一会儿,只见一个随从快步来到轿子前面,道:“大人,不好了。出大事了。”

????轿帘从里面掀开来,原来里面坐着的乃是大名知府郑以夫,他忙问道:“怎么呢?”

????那随从道:“何提刑将枢密使和卢常青一干士大夫全部抓走了。”说着,他又将事情的经过详细的说了一遍。

????郑以夫听后,茫然的眨了眨眼睛,突然哈哈一笑道:“不愧是枢密使呀,这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也就他敢玩。不过——哈哈,幸好,幸好。”

????那随从不解道:“大人此话怎解?”

????郑以夫道:“幸好这事与本官无干,回府吧,本官等会还得去河道视察。”

????“是。”

????“马桥,你发什么疯,是谁让你跑进来瞎闹的。”

????在押送的途中,李奇一脸纳闷的望向马桥,他可没有吩咐马桥去打卢常青耳光。

????马桥哼道:“若非这样,他们能让我与你待在一起么,万一他们在狱中谋害你,那怎么办?”

????李奇一愣,心里是极为感动,眼泪都出来了,好兄弟,讲义气啊!这真是患难见真情。

????可这感‘激’之言,还没有出口,马桥又道:“我可是答应师妹要护你周全,除非我死,否则我决不能失信师妹。”

????日。敢情又表错情了,说来说去,还是美美。李奇心中的感动登时烟消云散,没好气道:“真是多谢你师妹了。”

????“算你还明白事理。”

????很快,李奇卢常青等人被捕的消息就传遍了大名府,这绝对本年度最震撼的消息了,有宋一朝来,不管是枢密使,还是士大夫,可从未以这种方式被捕,他们要倒霉,那也是因为政治斗争的失败,而且一般都是被贬出京城,也没有入狱,什么欺压百姓,这可是常态呀,欺负了还不就欺负了。

????但是如今,只因为三个耳光,这些大人物就全部锒铛入狱,当然,现在还是审查阶段,算不得入狱,不过看这情形,入狱恐怕也只是迟早的事了。

????这里面谁获益最大,当然不是李奇,李奇的名誉也会受到不小的影响,但是由于他那番话,一些明事理的百姓,还是明白李奇乃是为了阐述一个道理,那就是律法面前,人人平等。

????获益最大的当然就是立法院和提刑司。

????特别是提刑司,名声大震,得到百姓们空前的拥护,这提刑司连枢密使和大名府第一士大夫都敢抓,还有什么人是他们不敢抓的,这要是其他人再欺压百姓,那百姓肯定不会再像以前,闷不吭声,任人鱼‘肉’,第一反应肯定就是去提刑司报案。

????无形中,提刑司在百姓心中的地位大大提升了。

????当然,究竟这律法面前是不是人人平等,还得等到法理寺最后的判决。

????至于提刑司么,来了这么多大人物,自然是非常忙碌,由于法理寺在,所以现在的审案不能跟以前一样了,什么都是知府一拍惊堂木,万事都能搞定。

????提刑司负责的是审查,他们要做的就是收集证据,然后向法理寺提出诉讼。

????所以都得一个个的来询问,一个个做笔供。

????李奇坐在小屋内,那就跟个大老爷们似得,哼着小曲,茶水伺候着,轻松惬意,就是这空间太窄了,有些压抑。

????这不一会儿,‘门’从外面打开来,只见何也走了进来,然后迅速的将‘门’一关。

????李奇怕怕道:“何提刑,你不会滥用死刑吧?我可是最怕什么毒龙钻了,我招,我全部都招了。”

????“枢密使说笑了。”

????何也面对李奇也是哭笑不得,上前一揖,道:“此番真是多谢枢密使相助,下官感‘激’不尽。”

????李奇呵呵道:“看来何提刑对卢常青也是非常不满呀,早知如此,我刚才就多扇他几个耳光了。”

????何也苦笑一声,道:“枢密使知道的,下官并非此意。”

????李奇装傻道:“那你是什么意思?本官不是很懂。”

????何也坐了下来,道:“其实下官是有事相求。”

????“什么事?我现在是犯人,能帮你的不多哦,除非你先把我给放了。”

????“我倒也想放了枢密使,但是这样一来,提刑司可就名誉扫地了。”何也说着又道:“但是下官又不知道该怎么向法理寺提出诉讼。”

????李奇没好气道:“你提刑司可是专干这事的,你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

????何也又道:“这若是寻常人,下官倒也不会来打扰枢密使,但是枢密使你地位显赫,属于特别案列,按照规定来说,我们应该要将你移‘交’司法院,由司法院向大理寺提出诉讼。”

????李奇长长哦了一声,道:“我明白了,若是如此的话,你又害怕百姓说咱们官官相护,‘私’相授受。”

????何也点点头道:“正是,正是。”

????李奇沉‘吟’片刻,道:“其实关于特别案列,立法院给予的说法,是涉及到一些国家安危,一些敏感的话题。”

????何也忙道:“枢密使的安危就关乎国家社稷啊。”

????“提刑司真是看得起我李某人了。”李奇摇摇头,又道:“不过按道理来说,你将我移‘交’给司法院也是应该的,毕竟我也牵扯到枢密院,可是,我是在大名府犯的事,给当地百姓造成了一定的困扰,也应该给大名府百姓一个‘交’代。”

????何也连连点头道:“下官愁的就是这一点。”

????李奇道:“其实这好办,你们还是按流程向法理寺提出诉讼,该怎么判罚就怎么判罚,等我在这里服刑之后,再将我‘交’给司法院进行二度审查。”

????何也惊讶道:“那这样对枢密使就太不公平了。”

????日。这人真是虚伪!李奇摆摆手道:“这就是最公平的判罚,我本来就是朝廷命官,知法犯法,理应罪加一等,你们对我只是民事诉讼,判罚也只是根据律法来的,但是朝廷也肯定会给予我处罚的,所以这必须要经过大理寺的最终审判,你就这么做,然后将这情况告诉你们的李院长,我可以保证,皇上绝对会对你赞赏有加。”

????何也眼中一亮,道:“那——那下官就这么做了,若是有得罪的地方,也请枢密使多多见谅。”

????李奇正‘色’道:“何提刑,你要记住一点,你代表的是律法,律法面前,人人平等,而且,你们都是法制改革以来,第一批执法人员,我大宋能否迎来以法治国的时代,就全看你们了,所以,你们必须要坚守自己的原则,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哪怕我对你心有怨气,我也没有办法给你们穿小鞋,因为二院是凌驾在我们之上的,你们的李院长就经常警告我,跟我吵架,所以你用不着害怕,这种事闹的越大,对你们反而越有利。”

????说着他突然笑道:“下回秦少宰若是也在这里犯事,你们给我往死里‘弄’就是了,完全不用害怕,要是秦少宰敢放半个屁,我这项上人头给你当凳子做。”

????何也听得呵呵直笑,他当然知道李奇和秦桧是死对头,但是律法以外的事,那他都上不得台面,可不敢参与进去,转移话题道:“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关于卢常青等人的诉讼。”

????李奇道:“我都得遵守律法,你还怕他们?”

????“不是的,枢密使误会了。”何也嘴角稍稍扯动了下,道:“枢密使有所不知,这大名府的士大夫可都是骄扬跋扈,谁人也放在眼里,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机会,若不好好惩治下他们,呵呵。”

????说到这里,他自己倒是先笑起来了。

????有胆‘色’,我喜欢。李奇道:“你是想既能惩罚他们,还让他们无言反驳。”

????“正是。”

????“这我倒是可以帮你出出主意。”李奇沉‘吟’半响,忽然眼中一亮,道:“你可有听说过,我曾经几番去扫大街。”

????何也目光急闪,道:“枢密使的意思是,也让他们去扫大街。”

????“类似。”

????李奇继续道:“如今正是二院的关键时候,不管是什么惩罚,最好能给百姓最直观的感触,如果扫大街的话,那么百姓就都能亲眼看到,那样的话,百姓才会彻底的信服,知道你们没有徇‘私’舞弊,也能让百姓更加拥护二院,那么你们今后办事就简单多了。”

????何也频频点头,又道:“可是我们得根据立法院颁发的律法提出诉讼,可是律法中没有这一项啊。”

????李奇啧了一声,道:“没有可以加啊!”

????何也道:“现在还来得及么?”

????李奇稍显不满的指了指何也,道:“为什么会有立法院,就是希望律法能够与时俱进,那么立法院就必须时时刻刻都在完善律法,其实说真的,卢常青他们也没有犯太大的罪,而且年纪也不小了,你若让他们在牢狱中关上个把月,他们也不一定受得了,何不这样,免去他们入狱,但是每天必须按时去扫大街,做一些劳动,服务百姓,弥补自己的错误,在劳动中好好反省,这样既能让百姓看到提刑司的严格执法,又能对大名府做出一定的贡献,两全其美。

????当然,毕竟这是新出来的律法,为了不落人口实,说你们故意针对他们,你们可以让立法院赶紧立法,然后‘交’给法理寺,等到判罚时,法理寺将两种惩罚给他们自己选择,我敢担保他们一定会选择这新出来的律法,那么立法院就能名正言顺就此颁布新的法令。”

????何也听得大喜不已,如此一来,那就无懈可击了,连连拱手道:“多谢枢密使赐教。”说着他顿了顿,道:“那枢密使。”

????暴汗!什么意思?你不会还想让我去扫地吧。李奇忙道:“你要让我扫也行,那就你必须解除对我的监禁,如此一来,你们就不能将我移‘交’给司法院了。”

????何也对这服务令也不是很了解,无暇细想,忙道:“下官并非此意,并非此意。”

????鬼信你。李奇突然低声道:“何提刑,你看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好歹也‘弄’一间好一点的牢房给我。”

????何也呵呵道:“这枢密使请放心,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单间。”

????“那也不用了,这多占‘浪’费资源啊,就让我那随从与一块吧,我怕黑。”

????“行。”

????“那真是太感谢了。”

????这话一出口,李奇觉得有些不对呀,md,他连牢房都帮我准备好了,我tm还要感谢他,‘操’,这是哪‘门’子道理啊!

????***:求保底开元棋牌贴吧_开元棋牌全是输_开元网络棋牌——28594+dsuaahhh+25083051——>()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