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二章 彻底决裂-北宋小厨师 开元棋牌贴吧_开元棋牌全是输_开元网络棋牌

北宋小厨师

第一百四十二章 彻底决裂

第一百四十二章 彻底决裂2017-11-10 21:13:52Ctrl+D 收藏本站

????次日清晨。

????李奇伸着懒腰来到前院,今日,他得早点去醉仙居,因为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安排。

????来到前院,忽然见到季红奴正从对面走来,李奇忙笑着打着招呼道:“红奴,早啊。”

????季红奴面无表情,向李奇行了一礼,淡淡地喊了一声“李大哥。”然后便径直过去了。

????怎么回事?这一天没见,就这么生疏了。

????李奇举着手,一脸尴尬的表情,他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一向知书达理的季红奴,今天怎么变得这么冷漠起来。

????一愣神间,季红奴已经消失在了转角处。

????李奇眉头一抬,心里暗想,算了,女人是有那么几天。

????牵着淡定驴出了秦府,待快来到汴河大街时,忽然迎面来一个熟人,李奇嘴角一扬,看来这老狐狸是一刻也等不了了。

????来人正是那黄文业。

????“李师傅。”

????黄文业来到李奇身前,拱手微笑道。

????“哦,原来是黄兄,这可真是巧啊。”

????李奇下驴来,回礼笑道。

????“文业是特意在这里等李师傅的。”

????黄文业说着手向边上那小脚店一引,道:“李师傅,我家老爷请你到里面一叙。”

????李奇装出一副吃惊的模样,道:“哦?不知员外找我有何事?”

????黄文业淡淡一笑,道:“李师傅进去便知。”

????“这里面不会藏着杀手吧?”李奇还是“害怕”道。

????黄文业苦笑一声,道:“岂敢。岂敢。李师傅请。”

????“请。”

????两人一同进到店内,但见店里除了角落里坐了一个大胖子以外,再无一人,那胖子便是蔡敏德。

????看来这老货是早有预谋啊。

????“员外。”

????“李公子。”

????两人相互拱了供手。

????蔡敏德邀请李奇坐下后,哈哈笑了两声,道:“恭喜李公子获得这‘第二厨’的称号,不瞒你说。蔡某在太师府这么久,还是第一见到太师如此重视一个厨子,真是可喜可贺啊。”

????“哪里。哪里。”

????李奇微微笑道:“那是太师抬举在下了。”

????“对了,听闻你们醉仙居昨日还搞了个周年回馈?”

????李奇点头道:“不错。”

????蔡敏德呵呵笑道:“李公子果然与众不同,若是换做其它任何一家酒楼。刚刚赢得蟹黄宴,怎么舍得关门一天,不通宵达旦,就算是不错了。”

????李奇笑道:“这都是夫人安排的,与我无关。”

????蔡敏德摇摇头,道:“李公子,都到这时了,你也用不着隐瞒了。”

????李奇心头一震,这老狐狸不会知道我入股醉仙居的事情了吧。脸上却还是不露神色,好奇道:“员外此话何意?”

????蔡敏德笑道:“那秦夫人岂是会做生意之人。蔡某早就猜到,从臭豆腐到会员卡,以及天下无双,甚至那三副绝对,都李公子在精心策划的。秦夫人最多也就是一个幌子罢了,真正出力的,还是李公子你,不过,李公子你为了醉仙居尽心尽力,但那终究是别人的。你难道就真的甘心屈居人下吗?”

????原来这老狐狸还并不是很清楚我的底细。

????李奇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笑道:“员外你是知道的,那吴大叔对我有---。”

????“哎。”

????李奇的话还只说到一半,就被蔡敏德给打断了,“我知道那吴福荣对你有救命之恩,但是蔡某认为,你也救活了醉仙居,这份恩情也应当还清了。”

????李奇皱了皱眉头,他岂能不知蔡敏德的用意,也不想在跟他打这个哑谜,直接道:“员外,大家都是明白人,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那好,蔡某那直说了。”

????蔡敏德一脸正色道:“旧事重提,你我二人合作,在任店街开一家酒楼。”

????这个问题,李奇这几天也一直在考虑,不可否认的是,这个合作方案,对于他个人来说,的确是百利而无一害。不过,蔡敏德之所以要撇开醉仙居和翡翠轩,无非是想将醉仙居吞并,这让李奇过不了自己这关,但是醉仙居目前的确需要一个盟友。思考一番,道:“员外,我认为还是醉仙居和翡翠轩合作,这样比较妥当。”

????蔡敏德一愣,眼中闪过一抹失望,道:“李公子,你这是再自欺欺人啊,若是翡翠轩和醉仙居合作,那这酒楼可就开不成了。”

????的确,若是蔡敏德和李奇两人合作,那合作方式真是再简单不过了,但是若是翡翠轩和醉仙居合作,那这里面的利益关系,可就复杂多了,光是由哪一方当决策人,就不好解决,蔡敏德可以放权给李奇,但是他绝不会让翡翠轩屈居于醉仙居之下。

????反之亦然,李奇又岂会让翡翠轩骑在醉仙居的头上,若是蔡敏德当上新酒楼的决策人,那他还不想尽办法,让醉仙居成为翡翠轩的附属酒楼。

????不管是用什么方式合作,两方都不会同心合力,这样又怎么能够打败樊楼,这无疑是自取灭亡。

????不过,李奇压根就不想开这个酒楼,他只是需要一个盟友,道:“员外,那樊楼可是咱大宋第一酒楼,你就真的有把握能够胜过它吗?”

????蔡敏德不屑的笑道:“那樊楼之所以能够成为咱大宋第一酒楼,无非就是他开的日子长些,我蔡敏德是生不逢时,若是我早生几十年,那这第一酒楼的称号也轮不到了樊楼,当初,仁宗皇帝时期,朝廷为了增加酒利,曾在买扑坊,放下年销五万斤酒曲,而当时没有一家酒楼敢与朝廷做这笔生意,这才给樊家捡了个便宜。以导致,后来朝廷直接拨了三千户脚店供它卖酒,若是我在,岂能让他得这便宜。”

????对于这一点,李奇也略有耳闻,这也是他忌惮樊楼其中的一个原因,好奇道:“既然如此。樊楼就光每日赚的酒钱,就够咱们受的了,即便你我二人合作。也很难战胜它。”

????蔡敏德摇头道:“李公子有所不知,这些年来,翡翠轩与樊楼也算是打过几次交道。若是樊家那老头子在的话,或许我还会忌惮三分,但是如今那老头子已经卧病在床多时,生意也交给了他唯一的儿子,我也与这樊少公子也接触过,这人目光短浅,急功好利,绝不是一个做大事的人,不是蔡某自大,以我的财力。再加上你的能力,不出五年,这樊楼必倒。”

????这话,李奇只信了五六分,因为生意场上。是没有绝对的。淡淡道:“然后了?”

????蔡敏德一愣,随即明白过来,道:“李公子,说来说去,你还是在替醉仙居担忧,我问你。你认为这汴河大街上,能够同时容下醉仙居和翡翠轩吗?”

????李奇面无表情的说道:“如此说来,员外还是不肯放过醉仙居。”

????蔡敏德眯了眯眼,道:“李公子,这事就得看你如何去看了。”

????“李奇还望员外能够指点一二。”

????蔡敏德道:“很简单,将醉仙居移到东城任店街。”

????李奇眉头一皱,道:“员外的意思,先让醉仙居关门,然后将人全部调往咱们俩新开的酒楼,抛弃秦家,我从厨师变为东主。”

????“不仅如此,翡翠轩也得关门。”蔡敏德淡淡道。

????李奇长眉一扬,道:“员外的意思是?”

????蔡敏德笑道:“只要咱们新开的酒楼,在东城站稳脚后,翡翠轩和醉仙居,都将成为咱们新开酒楼的分店,也是咱们最坚实的后盾。”

????他这话的意思,很明显没有把秦家放在眼里,他相信,只要李奇一走,醉仙居就是他的囊中之物。

????李奇自然知道他的意思,淡淡道:“若是这样,那咱们可就没有退路了,若是输了,那可就什么都完了。”既然要与樊楼斗,那所需的资金可就不是一笔小数目,肯定得把醉仙居和翡翠轩也给压上去。

????蔡敏德哈哈一笑,豪气道:“做生意不就是这么回事么,若是跟杨楼那张老头一般,窝在北城,连门都不敢出,那这做生意还有甚乐趣,况且我们根本不可能会输。”

????李奇一愣,呵呵笑道:“如此说来,员外的目标似乎不只是樊楼这么简单。”

????蔡敏德点头道:“不错,我的目标就是让整个汴梁城只有一家正店。我如今不缺银子,缺的就是像李公子这样的人才,李公子既然能把已经关门的醉仙居救活,我相信公子也一定也能将咱们的酒楼做的遍及全国,况且这一次咱们有足够的本钱。”

????没想到这老狐狸的胃口这么大,他娘的竟然想垄断整个汴梁城的酒楼行业,难怪他死都不愿意和醉仙居合作,原来还有这一层意思在里面。

????李奇心里暗自惊讶,他还是低估了蔡敏德。道:“那员外有没有想过,若是真有那天,那你我二人---。”

????蔡敏德打断了李奇的话,“这一点公子无须担心,到那时,咱们有用不尽的钱财,又何必分彼此了,而且蔡某年纪也不小了,到时一切还不是全由公子做主。”

????看来这老狐狸追求的不仅仅是钱财这么简单,他更多的是追求的这过程而已。

????李奇最讨厌遇到这种敌人了,因为你一旦成为他的敌人,他将会不惜一切去攻击你。头疼的厉害呀,手指不断的敲打着桌面,眯着眼沉思起来。

????蔡敏德也没有打扰他,静静的喝着已经冷却的茶。

????半响过后,李奇忽道:“若是我不答应了?”

????蔡敏德手一抖,茶杯的里的水溅出以少许来,叹道:“那蔡某真是很失望,不过,蔡某实在想不出公子有什么理由拒绝。”

????李奇笑道:“很简单,因为我对这没兴趣,或者这样说,我不打算耗费这么多精力在这上面,我觉得人生还有许多事可以做,比如做个闲云野鹤也挺不错的,但是一旦进入了这个游戏,那我这辈子恐怕就全交代在这里了,而且,我也不想背叛秦夫人,这没有理由,只是原则问题罢了。”

????蔡敏德长叹一声,道:“如此说来,蔡某与公子只能成为了敌人了。”

????李奇呵呵笑道:“或许翡翠轩搬到东城去,那我们还可以做做朋友。”

????蔡敏德一愣,哈哈大笑起来,他知道这可能是李奇跟他说过最真的一句话。道:“这样也好,能遇到像李公子这样的对手,蔡某此生无憾矣。”

????“李奇也是这样想的。”

????李奇说完便站起身来,道:“员外,李奇得回店里干活了,就此告辞。”

????蔡敏德起身拱手道:“公子请。”

????待李奇走后,蔡敏德又是一声长叹,拍拍了黄文业的肩膀,道:“文业,你暂时也就先别回金陵了。”

????黄文业皱眉道:“老爷的意思是?”

????“若是身边这只猛虎都没有解决,我又怎能去与那樊楼斗。”蔡敏德哈哈一笑,然后甩开大步朝着外面走去。(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