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三章 奶油蛋糕-北宋小厨师 开元棋牌贴吧_开元棋牌全是输_开元网络棋牌

北宋小厨师

第一百七十三章 奶油蛋糕

第一百七十三章 奶油蛋糕2017-11-10 21:14:34Ctrl+D 收藏本站

????这座庄园的厨房虽然没有太师府的厨房那么大,但是里面也有七个大炉灶之多,比后世学校的里的厨房要大得多。

????来到厨房,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在里面忙碌。

????此人正是扬州双美之一的鲁美美,她这段时间一直忙着照顾那些孩子的饮食起居,做起事来十分勤快,没有任何怨言,这一点李奇都看在眼里。

????鲁美美见李奇来了,急忙行礼道:“李师傅,您来了呀。”

????李奇“嗯”了一声,道:“你师兄呢?”

????鲁美美答道:“他一大早就去酒吧了。”

????“不错,想不到他做事也挺勤快的。”李奇点头道。

????鲁美美道:“李师傅,其实我师兄这人并不坏,他答应做的事,就一定会做到。”

????“是吗?”

????李奇呵呵一笑,半开玩笑道:“那他不是答应你,一定会让我收你为徒吗,我也没有看见他做到。”

????鲁美美一愣,道:“李师傅,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

????“你喜欢做菜吗?”李奇忽然抛出这么一句话来。

????鲁美美楞了楞,不知如何回答。

????李奇淡淡道:“等你自己觉得你真正喜欢上了做菜,你再来问我这个问题吧。”

????“难道你知道我想问你什么?”鲁美美吃惊道。

????李奇微微一笑,没有回答,问道:“太师府的人有没有把材料送来。”

????鲁美美点头道:“哦,方才已经送来了。”

????“nǎi油呢?”李奇又问道。

????“也已经全部准备好了,都是按照你的吩咐做的,刚从太师府的冰窖连同冰块一起送来的,我现在就帮你拿来?”

????“嗯。”

????不一会儿,鲁美美就把材料给全部拿到桌面上来了。

????几十个新鲜的鸡蛋,一大袋面粉,一大木桶的nǎi油,还冒着丝丝冷气,一盆新鲜的牛nǎi。还有糖果酱等一些配料。

????“李师傅,你这是准备做蛋饼么?”鲁美美看到这些材料,好奇道。

????李奇摇摇头,笑道:“不是。我这是准备做nǎi油蛋糕。”

????“nǎi油蛋糕?”鲁美美一脸的困惑道。

????李奇没做过多的解释,道:“你先去把火生好。”

????鲁美美也不敢多问,应了一声,便去生火了。

????李奇洗完手,准好一切准备工作后。然后便开始制作他来北宋的一个蛋糕,也是第一个nǎi油蛋糕。

????他先是将几个鸡蛋打入大碗里,加入蛋黄糖。然后用他自己做好的竹制打蛋器快速打发,心里却是一个劲的埋怨,为啥这年头没有电动打蛋器呀,太坑爹了。

????没有办法,他只能用双手交替打发。

????其实他是想用打发空气进蛋液里面,引起膨胀,以来代替那泡打粉。但是,这可是制作蛋糕最关键的部分,需要熟练的打发技巧。若是没有得到专业指导的新手,一般很难成功。

????那头鲁美美已经把火给生好了,呆在一旁没事做。

????李奇看到她强壮的身躯,心里又打起了歪主意,没道理呀,我这个老板在这里累死累活,她倒是在一旁无所事事,不行,这老板当得也太累了。

????于是。他立刻把鲁美美叫了过来,开始一边打发蛋液,一边教她打发的技巧。

????那鲁美美还以为李奇对他的态度改观了,表情虽然还是一丝不苟,但是目光中却夹带着几丝掩饰不住的欣喜。学的那叫一个认真啊。

????蛋液在打发的过程中越来越蓬松,体积膨胀数倍。一直打发到提起打蛋器,滴落的蛋液不会马上消失,可以在碗里画出花纹的程度,李奇这才长出一口气。额上已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接着他让鲁美美将他早先让蔡勇制作好的铁质烤箱,放到火炉上预热。

????然后他又将倒入过筛的面粉于碗内,搅拌。接着又将nǎi油牛nǎi倒入拌好的面糊里,继续翻拌均匀。拌好的面糊呈细腻蓬松的状态。

????然后用早就准备好的木制模具,将面糊定型成一个一个的小面团,一切搞定后,他便把这些小面团放入烤箱内。

????接着他手把手的教鲁美美制作这小型的nǎi油蛋糕。

????这些小型蛋糕只是做给那些孩子吃得,他还得为了白浅诺李清照做一款比较有特sè的蛋糕。

????还别说,这鲁美美的体力那是相当不错,打发蛋液是又快,又稳,李奇指导了她练习了几次,然后就开始为白浅诺他们起制作起蛋糕来了,这个蛋糕自然要比前面做的麻烦些,需要耗费些心思。

????过了好一会儿,鲁美美做的小型蛋糕率先出炉了。

????李奇让她先给孩子们送去,虽然按理来说,首先当给李清照他们吃,但是李奇向来就不管这一套。

????.

????“哇!什么东西,好香啊!”

????封宜奴李清照白浅诺三位大美女刚刚来到前院,准备休息下,正巧见到鲁美美端着一簸箕土黄sè的面团分给那些孩子。

????一股浓浓nǎi油香味弥漫了整个前院。

????“鲁娘子,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封宜奴好奇道,她来这里也有这么久了,对这鲁美美倒也比较熟悉。

????鲁美美见封宜奴他们来了,忙行礼道:“哦,这是李师傅刚做出来的nǎi油蛋糕。”

????白浅诺嘻嘻道:“原来这就是nǎi油蛋糕,看上去好像挺好吃的。”

????封宜奴不屑的哼了一声,道:“这我还真没有看出来。”

????白浅诺知道封宜奴向来和李奇就不对路子,吐了吐舌头,也没有多说,她今天心里就跟吃了蜜糖似的,恐怕就是有人当着她的面骂她,她也不会在意。

????“嗯,这nǎi油蛋糕真是好吃。”

????“嗯嗯,这是李师傅做的,当然好吃。”

????那些孩子接过蛋糕来,纷纷往嘴里塞,脸上流露出了幸福的笑容,一个劲的夸赞这nǎi油蛋糕好吃。

????这些叫好声。就是赏给封宜奴最好的耳光。

????封宜奴面露尴尬之sè,肚子也感到有些饥饿,她刚才可是跳了一上午的舞,早就累的不行,朝着鲁美美问道:“鲁娘子,我们今中午吃什么?”

????“哦,你们的nǎi油蛋糕,李师傅正在做了。”

????“他这是故意的。”封宜奴郁闷道。

????李清照微笑道:“封妹妹。我看李师傅不是那种小气量的人,他让这些孩子先吃,也无可厚非,咱们反正又没事,等等也无所谓。”

????白浅诺帮腔道:“李姐姐说的不错,李大哥做事向来有他的道理。”

????李清照都发话了,封宜奴自然也不好多说,撇了下嘴,三人便去到前院的客厅里休息。

????李清照来到客厅喝了一口茶。想起刚才那些孩子们脸上那开心的笑容,淡淡一笑,道:“这李师傅的厨艺。还真是非常了得。”

????“那比起苏大学士呢?听说苏大学士的厨艺的也是非常了得,李姐姐,你以前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一定品尝过他做的许多美味吧。”白浅诺笑问道。

????李清照一愣,摇摇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或许李师傅要技高一筹吧,毕竟苏伯伯只是兴之所至,而李师傅则是全身心的投入到里面。”

????“七娘,他岂能和苏大学士相提并论?”封宜奴不屑道。

????白浅诺反驳道:“为何不能。李大哥琴棋书画诗词歌赋,除了字写得差些,其它的可都是别树一帜,无人能及,而且编写出来的三国演义也深受人喜爱。才华比宋公子他们不知道强了多少。”

????话音刚落,忽听得外面传来一个笑声,“七娘,你这么夸我,我会脸红的。”

????三人转头一看。见李奇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进来,由于上面罩子,所以暂时还看不到里面是什么东西。

????白浅诺脸一红,小声道:“我可没有夸你,我也只是照实说罢了。”

????这还叫没夸?封宜奴一听这话,人都快气昏了。

????这丫头真是尽得我真传啊!李奇嘿嘿一笑,走了过来,笑道:“七娘,咱们得低调,免得有些人嫉妒,你知道的,女人到了三十岁都还嫁不出去,这是一种悲哀,低调,低调。”

????“李奇,你说谁嫁不出去。”封宜奴黛眉倒竖,怒道。

????李奇好奇的看了他一眼,道:“封行首,你发这么大火干什么?我说的是那些三十岁的女人,又没有说你,你不是只有29岁么?”

????白浅诺看到已经快要爆发的封宜奴,赶忙道:“李大哥,你别乱说,封姐姐今年还只有27岁。”

????“27?”

????李奇用一个古怪的眼神看了眼封宜奴,目光中夹带着几分怀疑。

????封宜奴咬着牙根,挤出一丝笑容道:“你看甚么?”

????“哦,不好意思,好奇,纯属好奇。”

????李奇摇摇头,小声嘀咕道:“看起来不像啊!”

????这话,封宜奴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登时火冒三丈。

????李清照苦笑一声,岔开这个敏感的话题,道:“李师傅,你这罩子下面是甚么?”

????“哦,蛋糕,nǎi油蛋糕。”

????李奇说着就把盖子也给揭开了。

????三人一见,顿时倒抽一口冷气。

????但见盘内放着的一个直径约莫两公分的圆柱体,雪白雪白的,边上还雕刻着一些花纹,上面这是几朵橙sè的花朵。

????“哇!好漂亮呀。”白浅诺惊呼道。

????“你---你这nǎi油蛋糕为何和刚才鲁美美端给孩子们吃的不一样?”李清照惊讶道。

????李奇呵呵笑道:“其实也差不多,只不过多了份心思在里面。”

????“那你这nǎi油蛋糕怎么吃?”白浅诺满眼欣喜道。

????暴汗!这个问题,你也问我?

????李奇讪讪道:“这个---应该是用勺吃吧。”

????说着他便用小刀将蛋糕切成四份,第一份自然是递给李清照。

????李清照点头道了声谢。

????李奇又别有心思的用刀在蛋糕上面取下一朵花,放到白浅诺的碗里,笑道:“送给你。”

????白浅诺自然明白李奇的意思,俏脸一红,眼中尽是欣喜之sè,偷偷的瞥了眼李清照和封宜奴,见她们两人一个当做没有看见,另一个则是一副怒其不争的表情,幸福的说了声“谢谢”。

????接着。李奇又分了一块蛋糕放在了白浅诺的碗里。然后给自己碗里添了一份蛋糕,就坐下来,笑道:“你们快点尝尝吧。”

????一旁受到冷落的封宜奴,气的头发都快竖起来了,怒哼一声,来表示自己强烈的抗议。

????白浅诺扯了下李奇的衣袖,道:“李大哥,还有封姐姐了。”

????李奇楞道:“我不是给她留了一块吗。”说着他又朝着封宜奴问道:“你不会还要我送到你手上吧?”心里暗笑。小样,若不是七娘和清照姐姐在这里,老子才懒得鸟你了。

????封宜奴冷哼一声,把头一偏,表示自己不吃也罢。

????白浅诺不想李奇和封宜奴闹的太僵了,原想把自己碗里的蛋糕给封宜奴,但一想到这里面还有李奇送给他的花,又不舍得送了,于是起身道:“封姐姐。我帮你。”说着就把剩下的那块蛋糕放到封宜奴的碗里。

????封宜奴见白浅诺都动手了,自然也不好再摆架子了,忙道:“七娘。不用麻烦你了,我自己来就是了。”

????“没事。”白浅诺微微一笑道。

????李奇见了,轻叹一声,道:“七娘,你真是太懂事了,李大哥都不知道夸你什么好了,同样都是女人,差别咋就这么大咧。”

????白浅诺咬着嘴唇,白了他一眼。示意他别在多说了。

????这还真是一对冤家。李清照心中也是甚感无奈,道:“我们还是快尝尝李师傅这nǎi油蛋糕吧。”

????白浅诺早就迫不及待了,拿起汤勺,刮了一点白sènǎi油放到嘴里,第一感觉。甜,简直就是甜到心里去了,与她此时的心情真是不谋而合,又是柔情的看了李奇一眼。

????李奇心里暗自偷笑,看来nǎi油对女人还真是有着致命的诱惑。

????李清照尝了一口。眼中闪过一抹惊喜,稍稍点点头,但是没有多说,一口又一口,惊喜也是越来越多,原来李奇在蛋糕里还放了许多果仁,蛋糕的本身,也是十分松软,入口即化,当真是美味无比。

????李奇对于这蛋糕,自然没有太多的感觉,三两口就把碗内的蛋糕给解决了。

????那边封宜奴本来还没有动勺,但见白浅诺和李清照都吃的如此的专注,心痒难耐,也顾不得面子了,拿起汤勺刮了一小块nǎi油尝了尝,美目中jīng芒闪过,立刻跟白浅诺他们一样,全神贯注的吃了起来。

????不一会儿,三女就都把碗内的蛋糕给消灭干净了。

????“李师傅,你这nǎi油蛋糕真是好吃,我这辈子还是头一次吃到如此美味的糕点。”李清照意犹未尽的赞道。

????“清照姐姐,只要你喜欢吃,那就是对我最好的赞扬。”李奇嘿嘿笑道。

????白浅诺知道李奇对李清照崇拜的紧,所以也没有吃醋,笑道:“李大哥,你这白sè的nǎi油是怎么弄的,怎么这么好吃。”白浅诺惊喜道。

????李奇呵呵一笑,道:“这nǎi油就是用牛nǎi做的,没什么特别的。可是你也别贪吃,吃多了容易发胖,对身体也不是很好。”

????“会发胖?”李清照皱眉道。

????李奇嘿嘿笑道:“清照姐姐,你多吃点没有关系,你就是太不注意自己的身子了,你看看人家封行首,年纪与你差不多大,身子多强壮呀,上蹿下跳了一整个上午,跟个没事人似的。”

????强壮?

????封宜奴都快把压根给咬断了,但是她又不能反驳,因为你一反驳,不就是在讽刺李清照老了吗,满腔的怒火把那原本就高耸的胸部给挺到了极致。

????李清照脸难得一红,道:“你休得在这里胡说,什么就差不多大,我比封妹妹都大了十几岁。”

????“哦?是吗?”

????李奇故作惊呼一声,又见到李清照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正sè道:“不过,清照姐姐,你确实得吃些好的,要不这样吧,等过了周岁宴,你干脆每天都来醉仙居和我家夫人一起吃,你看我家夫人,给我养的白白胖胖的,气sè多好呀,我保证,不出三个月,清照姐姐你绝对能回到十八岁。”

????这番话倒是他的真心话。他知道李清照晚年一直在遭到病魔的折磨,心里也一直不是滋味,如今有机会了,当然想帮帮她,不就是一餐饭吗,这对于醉仙居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

????白白胖胖?真不知道王妹妹听了,心里会作何想?还十八岁,这小子当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呀。李清照清秀的脸庞透出一丝红晕来,她真的不敢再继续这个话题,刚准备婉拒李奇的好意,又听得李奇道:“清照姐姐,你若是不来,我就每天叫人往你家里送饭。”

????封宜奴哼道:“见过的人多了,还没有见过谁强逼着别人上自家的酒楼吃饭的。”

????李奇笑道:“封行首,这你就搞错了,我以前就说过了,醉仙居对清照姐姐是永久免费,绝不收一文钱,这是一种尊重,算了,反正你这种人也不会明白什么叫做尊重。”

????封宜奴一听到这话,脸都是铁青sè了。

????白浅诺害怕封宜奴又发飙,赶忙接口道:“李姐姐,你就答应李大哥吧,不然他真的做得出这种事来。”

????“还是七娘比较了解我。”李奇点头道。

????李清照被这对小情侣搞得是一阵头疼,点点头道:“那---那好吧。”

????“这就对了吗。”李奇得意一笑,道。

????白浅诺又问道:“对了,李大哥,这nǎi油蛋糕是你最新烹制出来的么?”

????“这个---。”

????李奇刚想说是,但想这nǎi油蛋糕可是一张很好利用的牌,还是得尽量给它增添些sè彩才是,心念一动,摇头道:“哦,不是,这nǎi油蛋糕是一个妇人所创。”

????“妇人?”

????白浅诺好奇道:“什么妇人?”

????李奇笑着解释道:“其实这nǎi油蛋糕又名‘带我走’,话说,以前,在西边的一个小村子里,住着一个妇人,他的丈夫在婚后的第二个月,就随军出征了,一去就是三年,三年后,他的丈夫终于回来了,但是还没有一个月,又要出征了,这次那妇人不想再离开她丈夫,于是就哀求了他丈夫带她一起去,但是打仗岂同儿戏,怎么能带家属一起去。无奈之下,那妇人便在她丈夫出征的前一天,将家里所有能吃的东西,全部倒在一起,放在火炉上烤,没曾想到,这牛nǎi和面粉果酱鸡蛋等混在一起,竟然让她做出一种十分美味的糕点来。他丈夫也是感到不可思议,但是他同时也明白了这糕点背后的含义,于是就答应带他妻子一同出征。”

????“背后的什么含义?什么含义?”白浅诺不解道。

????李清照苦笑道:“七娘,那妇人已经将家里所有能吃的东西就用光了,若是她丈夫走了,那她岂不是会饿死,这妇人为了爱情,竟然以死明志,的确可敬。”

????白浅诺登时恍然大悟,眼眶一红,轻叹道:“想不到这nǎi油蛋糕背后,竟然还有一段如此感人的故事。”

????封宜奴听罢,眼光也变的深邃起来,更多的则是一种羡慕。

????看来我天生就是一个的大忽悠。

????李奇看着三女感动的稀里哗啦,心里一声长叹。(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开元棋牌贴吧_开元棋牌全是输_开元网络棋牌,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