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一十五章 红花绽放-北宋小厨师 开元棋牌贴吧_开元棋牌全是输_开元网络棋牌

北宋小厨师

第四百一十五章 红花绽放

第四百一十五章 红花绽放2017-11-10 21:19:56Ctrl+D 收藏本站

????“我爱洗澡,乌龟跌到,噢噢噢噢---。”李奇泡在冒着热气的热水里,随着自己的歌声摇摆着,要多欢乐,就有多欢乐。

????他为了证明自己是一个爱干净的男人,一回到秦府就立刻烧水洗澡,当然,他洗澡的地点乃是季红奴专用浴室,一想到季红奴在这木桶里泡过,他登时兴奋不已,又想到秦夫人也在里面洗过,兽血已经沸腾了,倘若不用歌声来发泄出腹中那团浴火,他真怕自己会真气逆流,欲火焚身而死。

????抹了一把脸,李奇郁闷的自言自语道:“这红奴咋还不来呀,不会是放我鸽子吧?那可就要了我这条老命呀。”

????说着说着,他心里又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

????方才回来的时候,李奇就非常绅士的邀请季红奴共浴,可是季红奴说要去秦夫人说一声,毕竟秦夫人在名义上还是一家之主,平时回来了,还是应该和她打声招呼。当然,这规矩对于李奇而言,可有可无,一般情况下,他几乎不去后堂,实在无聊了,才勉强自己去与秦夫人聊上几句,说是聊,其实也就是去欣赏下秦府最美丽的一道风景线,因为他们俩根本就聊不到一块去,不吵架就得烧高香了。

????忽然,身后传来吱呀一声,一阵冷风吹来进来,李奇浑身一哆嗦,赶紧护住自己的关键部位,大呼一声,“有淫贼。”可是当他转过头来,登时变得呆若木鸡。瞳孔无限扩大。

????热气朦胧,隐隐见到一道倩影走了进来,那女子穿的甚是单薄,曲线动人,曼妙美丽。李奇恨死这雾气了,定眼一看,只见那女子穿着一身单薄的睡袍,薄薄的睡袍质地柔软,掩不住她美妙的身材,胸前双峰似失去了束缚。挺拔玉立,杨柳般的细腰盈盈不足一握,美妙的香臀高高隆起,真个是前凸后翘,曲线玲珑,长发顺着美颈滑落在身前,妩媚之中却又带有三分典雅,看上一眼便叫人鼻血狂飙。

????这女子不是季红奴是谁。她见李奇双目发直的盯着自己,脸上微红。轻轻笑道:“大哥,什么贼的。怪不好听的。”

????李奇微微一怔,嘿嘿笑道:“红奴快快过来,让大哥好好瞧瞧你。”

????季红奴轻轻嗯了一声,走上前来。

????李奇毫不掩饰自己的目光,从上至下,从下至上,来来回回的打量了数遍,正应了那句话,多一分则嫌多。少一分则嫌少,完美到不能再完美了,有感而发道:“红奴,你真美。”

????季红奴听到李奇这肺腑之言,心中很是欢喜,女为悦己者容吗,但是更多的则是害羞。道:“大哥,我来帮你擦擦背吧。”

????“好主意。”

????李奇眼中闪过一抹兴奋之色,将帕子递给季红奴,然后立马转过身去。双手趴在木桶上。说实在的他很久没有享受过这待遇了,白浅诺虽然早已经是他的人了,但是那精明的妮子深知他那洒脱不拘小节的个性,害怕他在澡堂使坏,故此一直不愿意与他来一次鸳鸯浴。

????季红奴拿起帕子在李奇背上轻轻擦了起来,说是擦,还不如说是抚摸。李奇大大咧咧的道:“红奴,多使点劲,大哥皮糙肉厚,经受得住,come。”

????季红奴咯咯笑道:“那有你这么说自个的。”但是手上有加了几分劲。余光忽然瞥见边上还有一个大木桶,不禁好奇道:“大哥,这木桶是?”

????李奇嘿嘿道:“这是老衲特地为女施主准备的,待老衲洗去这一身尘垢,再与女施主去那一桶共结良缘。阿弥陀佛。”

????季红奴听得芳心怦怦直跳,脸红如血,但是又听得李奇那怪腔怪调的,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柔声道:“大哥,你对红奴真好。”

????李奇呵呵道:“这是为夫必须做的。”顿了顿,他又问道:“红奴,你今日在你父母的坟前说了那么久,都说了些啥?”

????季红奴微微一愣,小声道:“大哥,我能不能不说。”

????李奇一怔,笑道:“当然行啊,大哥也就随便问问而已,但是你得告诉大哥,你有没有说大哥的坏话。”

????季红奴摇摇头道:“大哥对我这么好,我怎地会说大哥坏话。”

????“那就行了。”

????李奇点点头,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对了,老丈人和丈母娘就没个兄弟姐妹的么?”对于季红奴的家庭状况,李奇也曾旁敲侧击打听过,但是季红奴似乎不愿多提,李奇知道对她而言那是她一生中最黑暗的一段日子,所以也没有多问,只知道她家里以前有点钱,算是一个富贵人家,只可惜家道中落,做生意全亏了,他父亲也在那段日子去世了。

????季红奴微微一怔,手中的帕子险些脱手,犹豫了一会,才道:“其实---其实我在大名府还有两个叔叔。”

????李奇哦了一声,诧异道:“那为何从未听你说起过?难道你们之间没有来往?”

????季红奴叹道:“以前我家里富有的时候,我那两位叔叔还时常来我家,但是后来---后来就没有怎么来往了。”

????虽然只是只言片语,但是李奇心里也猜了个七七八八,很明显她那两位叔叔是看到季红奴家没落了,便不想再与他们家来往,害怕季红奴家问他们借钱。倘若是以前的李奇,非得骂上两句,方解心头之恨,但是此时的他深刻的明白亲情是多么的重要,爱情和友情还可以选择,但是亲情却是无法选择,没有了,就再也没有了,想找也找不回了。叹了口气,道:“红奴,虽然你这两位叔叔的人品,大哥不是很喜欢。但是大哥想---想他日迎娶你过门的时候,还是请你那两位叔叔来,你看行不?”

????他以为迎娶季红奴过门的时候,倘若有个亲人在她边上,也会让她心里舒服些,算是一个完整的婚礼。至于以前的恩恩怨怨,他也不想再去提了,只要他那两位叔叔以后不再做些让季红奴伤心的事,那就行了。

????季红奴本来就不善于去记恨别人,又听得李奇说要迎娶她过门。就跟吃了蜜糖似的,心里仅存的那一丝怨气,也消散的无影无踪,有的只是对将来的憧憬。羞涩道:“一切全凭大哥做主。只是---只是我怕我那两位叔叔不愿意来。”

????“他们敢。”

????哗啦一声,李奇从水中站了起来,赤裸裸的站在季红奴面前,吓得季红奴赶紧用小手捂住双眼,李奇霸道的拨开她的双手,道:“你放心。就你那二位叔叔,哼。我送封信过去,他们立马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祝贺咱们。”

????说着他一脚跨出桶外。

????季红奴惊道:“大哥,你做甚么?”

????李奇嘿嘿道:“你帮我洗了这么久,也该我帮你洗了。”

????季红奴啊了一声,唰地一声,脸红过耳,立刻把头低了下去,小声道:“大哥,你能不能先去洗。我---我等会再进去。”

????“为什么呀?”

????李奇一愣,又见她扭捏的样子,登时明白过来,她要脱衣服,呵呵道:“了解,了解,大哥就先去试试水温。”

????他说着就屁颠屁颠的就钻进了边上那个水桶。水温刚刚合适,他方才可是早有算计,先洗一会,再叫人准备一桶烧开的水。待这边洗完了,那边水温就刚刚适中了,由此可见,在这古代想洗个鸳鸯浴也得耗费不少脑细胞,想要得到,首先就得付出,这是恒古不变的定理。

????过了一会儿,李奇余光忽然瞥见一条如凝脂般的玉腿如闪电般的伸了进来,双眼猛地一睁,想要转头,但又害怕惊扰到她,还是忍忍,但是偷偷瞥上两眼,还是有必要的。

????待季红奴双腿刚一进入水桶,李奇就迫不及待的转过身来,哗啦一声,飞溅的水花贴覆在了季红奴赤裸的玉体上,绯红的脸庞变得越发水灵起来,沾着水珠的双峰晶莹剔透,犹如经过雨水洗礼令人垂涎三尺的鲜嫩水蜜桃。一颗颗珍珠般的水珠从高耸的山峰滴落,流过平坦的草原,滋润了乌亮的春草,美景竟似一幅引人入胜的动画。

????李奇彻底看呆了。

????“啊!”

????迟来的一声惊呼,季红奴赶紧蹲进水里,双手护在胸前,她万万没有想到李奇说转身就转身,连声招呼都不打,以至于太还楞了片刻,这可是让李奇大饱眼福了。

????李奇微微一怔,轻咳一声,一本正经道:“娘子莫怕,为夫来为你擦擦身子。”他说着也不待季红奴回答,便拿起帕子替这个羞羞答答的小美人细细擦抹起来。

????季红奴虽然早和李奇有肌肤之亲,但是还从未如此坦诚相见,羞得耳根通红,只能低垂着螓首,脉脉含羞地接受他无处不到的擦拭。

????李奇借着擦拭为由,爱不释手地抚摸千娇百媚的佳人那光滑细致的雪肌玉肤,撩逗着她丰盈娇软的玉乳和娇小可爱的嫣红蓓蕾,轻抚她线条柔美的纤巧细腰,连挺直优雅如丝绸般光泽的玉背也不放过,如同在鉴赏一块美玉,不愿放过任何一处地方。

????季红奴哪里经得住李奇这么挑逗,没过一会儿,就已是娇喘吁吁,媚态横生,水汪汪的一双大眼睛,像似挂着一丝水雾,一片春意盎然。

????李奇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妩媚的季红奴,哪里还忍受的了,双手忽然将其拉入怀中,惹得季红奴一声惊呼,双唇狠狠的贴了上去,火热的大舌在季红奴的樱桃小口中肆掠。

????季红奴双目紧闭,长长睫毛上的水珠微微颤抖,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她忽然伸出玉臂环绕在李奇脖子上,伸出香舌笨拙的回应起来。

????李奇这一吻差点没有把自己给吻的大脑缺氧,待他抬起头来,发现季红奴那张脸庞已是梨花带雨,心头一惊,慌道:“红奴,你怎么哭呢?是不是我---。”

????季红奴见到李奇的慌张,心中欢喜不已,甜甜一笑,道:“大哥,抱我出去吧,红奴想成为你的妻子。”

????这个要求还真是令人难以拒绝啊。李奇猛吸一口冷气,当初那二女共侍一夫的心结早就没有,也无须顾忌太多,二话不说,以最快的速度将二人擦赶紧,随便披上一件睡衣,拦腰将其抱起,大步朝着外面的卧房走去。

????季红奴窝在李奇怀里,小声道:“大哥,我觉得好幸福。”

????“咱们的幸福才刚刚开始,待会你就明白了。”

????李奇将季红奴轻轻放在床上,正欲扑上,季红奴忽然道:“等下,大哥,我方才见到门好像没有关上。”

????李奇兴致正高,哪里愿意离开,摇摇头瞎掰道:“没有啊,我方才明明见门是关上的,就算是没关也没关系,反正除了夫人,也没人敢进来。”

????“大哥---。”季红奴娇声喊了一句。

????李奇心一酥,点点头道:“好好好,为夫去看看就是,你别着急,为夫马上就来。”说着立刻转身跑到外面的客厅,只见那门还真的没有完全关上,也没有想太多,赶紧把门关上,又跑了回去,嘴上还道:“红奴,你又骗我,那门根本就关的死死的,蚂蚁都爬不进来。”

????说着也不等季红奴反应过来,就扑了上去,将季红奴搂在怀里,一面亲吻着,双手也没有闲着,将季红奴身上披着唯一一件轻纱给扔到了床上,只见一具象牙般玲珑剔透雪白晶莹的娇软玉体,蒙着一层令人晕眩的光韵,犹如完美无瑕圣洁高贵的维纳斯雕像,尤其此刻本应清丽如仙的秀靥上已是春情盎然含羞期盼,只看得李奇头晕目眩口干舌燥。

????季红奴被李奇那灼热的目光瞧得娇躯紧绷着,还在微微颤抖,心中又羞又盼,将头靠在了李奇的肩上,轻声道:“大哥,要了我吧。”

????李奇微微一怔,邪火狂烧,大手顺着玉背划下,直落在翘臀上,轻轻捏了下那半块臀瓣,惹得季红奴一声嘤咛。嘻嘻道:“娘子有命,为夫岂敢不从。”将季红奴粉嫩的娇躯压在身下。

????“嗯---。”一声也不知道是痛苦还是喜悦的呻吟荡起。

????(点到即止,创建河蟹社会。。。)(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开元棋牌贴吧_开元棋牌全是输_开元网络棋牌,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S:求开元棋牌贴吧_开元棋牌全是输_开元网络棋牌,求推荐。。。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